廉貞侯夫人定是不會接受這麼一個心狠手辣的兒媳婦,隻要廉貞侯府退婚,孫姨娘就有辦法促成薑允兒和廉貞侯府大公子的婚事。

真乃萬全的毒計,可憐薑書語堂堂嫡女,卻成了庶出的墊腳石,可憐啊!

隻可惜孫姨娘和薑允兒千算萬算,算不到異世的靈魂會藉著薑書語的身體還魂。

薑書語心道,薑書語,你且安息,我定會讓你受到的痛苦千百倍的奉還到那對狠毒的母女身上!

“嗬嗬!”薑書語的嘴裡發出冷笑,這一對母女是有多心虛,到現在身為血親也不敢上前看看她。

“薑姑娘,你冇死真是太好了,我……”蘇皖希哭的倆眼紅腫,兔子似的,她身旁的丫鬟趕忙倒了杯熱茶讓薑書語暖身。

陌生人尚且如此,薑允兒,孫姨娘,你們倆可真有臉躲著不出來!

“蘇姑娘,推我下水的並不是你,我記得我落水前你正在小涼亭下逗侯夫人的貓兒。”薑書語抓著蘇皖希,眨了眨眼睛。

蘇皖希一愣,可很快也反應了過來,點點頭道:“是啊,我向來喜歡侯夫人家的雪絨,那會兒我正逗它呢,都冇人信我。”說著,她掏出手絹來擦了擦眼淚。

被人陷害了一次,蘇皖希也學聰明瞭,知道該裝的時候要裝。

“怎麼可能!”蘇皖希剛說完,一直躲著的薑允兒突然大叫了一聲。

眼看著眾人都吧目光掃射了過來,她立刻意識到了是自己失言,趕忙捂著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哦?姐姐的意思,是我這個被害人還不清楚是誰害了我?”薑書語聲音中多了不滿。

她眼神清冷,像是一柄出鞘的寶劍,薑允兒被她看了一眼,心中漏了一拍,腿都抖了。

奇了怪了,那個窩囊的傻子這是換了個人嗎,怎麼敢這麼和我說話?

“妹妹,姐姐隻是不想你太善良,就這麼放過了真凶。”薑允兒也走上前來,要去拉薑書語的手。

隻是她還冇碰到薑書語的袖子,薑書語的手一甩,很不留情麵的把她的手打開了。

薑允兒臉色煞白。

賤人!大庭廣眾之下把她的手打開,不就是擺明瞭說她纔是凶手嗎!

“妹妹,你……”薑允兒那張向來會裝樣子的小臉上又是可憐巴巴的表情,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妹妹,我知道你氣姐姐冇救你。”她一頓“可姐姐不會鳧水,而且事出突然,姐姐,姐姐也嚇著了,嚇得六神無主的。”

說著,薑允兒一邊抹眼淚,一邊意有所指的看向一旁還摟著薑書語的蘇皖希:“就是不知道蘇姑娘怎麼也不及時叫人過來。”

蘇皖希當下繃不住了,正要和薑允兒理論時,薑書語拉住了她的手腕,對著她微微一笑。

“嚇得六神無主嗎?”薑書語諷刺道“多大人了,還嚇得六神無主?是不是待會兒還要說需喝兩口奶壓壓驚?跟你同為大統領府的姑娘可真是丟臉。”

“要是膽子這麼小就老實在家呆著,外麵的世界這麼危險,動不動就能把你嚇得六神無主,你還出來乾什麼?怎麼,恨嫁?”薑書語不留情麵,隻挑著薑允兒的痛處猛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