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子,這是什麼玩意?”

隱龍山巔,一個二十出頭的小夥子蹲在地上,把玩著一串玉珠手鍊,臉上滿是疑惑。

手鍊上有九枚玉珠,通體潔白,更令人嘖嘖稱奇的是,每顆玉珠上都用古纂鐫刻著人名和地點,渾然天成。

在這小夥子麵前站著一個身著粗布長衫的老頭,髮鬚皆白,雙目若星,看上去頗有些仙風道骨的模樣。

不過老道卻抓著一個剛啃了幾口的燒雞,手上滿是油漬,破壞了他那正氣凜然的形象。

“為師當年......欠了些人情,給你訂了幾樁婚事,這次你下山,幫為師將人情還了吧!”

古羽炸了毛,起身憤憤說道:“你欠了人情憑什麼讓我去還?我跟山下王屠夫家的小紅說好了,過兩年就娶她,你這簡直就是棒打鴛鴦!”

“呸!冇出息的東西,王屠夫那閨女都快一百八十斤了,你看上她那身肥膘了?”

老道恨鐵不成鋼的對著古羽屁股踹了一腳。

“老子給你訂下的這幾樁婚事,各個是絕世美女,哪個都比王屠夫他閨女漂亮一百倍,你少跟我廢話,立刻滾下山去!”

用力在燒雞上咬了一口,但老道身旁卻颳起了一道無形的罡風,呼嘯著卷向了古羽。

“老傢夥,你......你給我等著,老子這就退婚去!我跟小紅可是真心的,把她娶了,以後我也能天天吃燒雞!”

古羽很忌憚那罡風,撒腿就往山下跑。

“兔崽子,離開隱龍山,你就知道外麵的好了!”

罡風消散,看著古羽的背影,老道撇了下嘴,照著雞屁股又咬了一口。

“轟!”

大約過了有盞茶時間,隱龍山巔忽然傳來了一道震耳欲聾的巨響,緊跟著一條五爪金龍騰空而起。

熠熠金光下,龍吟聲響徹天際......

“什麼?隱龍山有金龍現世?快通知主上,雛龍可能下山了!”

大夏國最大的殺手組織,一時間人人自危。

“雛龍下山了,快聯絡在國外的大小姐,讓她立刻回來!”

大夏國的頂尖豪門,家主滿臉激動的對手下吩咐道。

“那老傢夥的弟子下山了?這可不是個好訊息啊!”

遠在千裡之外的青雲山中,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皺起了眉頭,身子一晃,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江城,沈欣瑤!名字還不錯,不知道有冇有小紅好看......”

兩天後,古羽站在繁華的江城商業中心,看著手中僅剩的幾個鋼鏰,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就剩下三塊錢了,晚飯是吃不上了,先找個地方遷就一夜吧!”

四周看了看,古羽走向了不遠處的小巷,找了個乾淨點的地方準備坐下休息會,可數米開外忽然亮起了燈光。

一扇木門被推開,從裡麵走出了一個拎著手包的美女。

美女高跟鞋,半步裙,修長的**在昏黃的燈光下格外晃眼,前凸後翹的身材更是火辣到了極點。

隻不過她身上一股酒味,扶著門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都會摔倒一般。

見對方站立不穩,古羽連忙起身,健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救......救我!”

女生麵頰通紅,雙目含春,抬眼看向古羽,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懇求之色。

古羽心中一動,伸出兩指搭在了懷中美女的脈搏上。

“被人下藥了啊!”

“姑娘,需要幫忙嗎?”

古羽伸手攔住了這美女的柳腰,可對方卻從手包裡麵拿出幾張百元大鈔塞給了他。

“送我去......尚城公館!”

“喂!你剛纔說去哪裡啊?我剛來江城,不知道路啊!”

可這美女身子一軟,無力的靠在了古羽的懷中,雙眼失神,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幾分鐘後,古羽揹著這美女來到了一家小旅館內,開好了房間,讓服務員送來了一盆熱水。

“普通的催情蒙汗藥,這美女怕是被人惦記上了啊。”

看著床上的美女,古羽慢慢解開了她的衣服,用濕毛巾先將把她身體擦拭了一遍。

隨後古羽在床邊坐定,伸出兩指輕輕摁壓美女腦後的一處穴位,目光也打量起了這婀娜的玉體。

這美女長得非常漂亮,跟古羽年紀相仿,青眉如黛,口若朱丹,肌膚似雪,長髮如瀑。

麵容精緻,身材曼妙,尤其是胸前那傲人的雙峰,在內衣的包裹下呼之慾出!

修長筆直的**,更讓人想入非非。

“熱......”

美女呢喃了一聲,伸手去解自己內衣。

古羽見狀,趕忙摁住了她的小手,唏噓道:“美女,你這誘惑太大了,我怕自己把持不住啊!”

努力平複下自己思緒,目光從那曼妙的玉體上移開,古羽伸手輕輕摁壓對方胸前的幾處穴位,過了有半分鐘,這美女總算安靜了,紅撲撲的小臉也恢複了正常顏色。

第二天大清早,古羽正靠著床頭打盹呢,一聲刺耳的尖叫打破了房間的安靜。

隨後古羽隻覺得自己肩膀一痛,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臭流氓!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蘇雪煙滿臉緊張的用被子裹著身體,靠在床頭雙眼含淚,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是個男人看見都會心軟。

一肚子火的古羽起身本想爭辯幾句,可看到蘇雪煙那梨花帶雨的模樣,到嘴邊的話又嚥進了肚子裡。

“我對你做了什麼?昨夜的事你都忘了?”

古羽抓了抓亂糟糟的頭髮,一臉鬱悶想要在床邊坐下,可蘇雪煙警惕的盯著他,趕忙用枕頭護住了胸口。

“昨天你被人下了藥,在小衚衕裡被我碰上了,出於好心......小爺我用失傳已久的推血過宮按摩手法救了你!”

“你,你往哪看呢?”見古羽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腳踝上,蘇雪煙趕忙縮了縮腿。

“臭流氓,我的衣服是你脫的?”

輕咬著嘴唇沉默了片刻,蘇雪煙拉開被子朝自己身上看了一眼,又羞又氣的質問道。

“不錯!推血過宮需要摁壓你的穴道,所以我就......”

古羽話還冇說完,蘇雪煙猛地將枕頭砸了過來。

“大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這麼報恩的?”

古羽腦袋一偏,躲過了枕頭。

“我......我從小到大,手都冇被男人碰過!”蘇雪煙雙眼冒火,杏目圓睜,好像隨時要撲上來咬古羽兩口。

“那可怨不得我,昨天夜裡是你主動撞我懷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