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應景的歌一聲聲哼著,童雲終於在歌曲結束時,洗完穿好了衣裳。

回去的路上,她不忘思考著今後的日子。

茅屋破爛成這樣,是冇法繼續住了,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抓緊時間賺錢,爭取在冬天來臨前,住進新房。

平淡從容的生活是童雲嚮往已久的了,穿越前的社畜生活,每日加班熬夜,幾乎是把半條命都搭了進去。

現在終於有機會過上夢寐以求的種田生活,不用麵對傻帽領導的碎嘴,也不用理會繁瑣的社交,快哉快哉,反正是徹底遠離那些快節奏的生活了!

“種田生活,我來了!”

甩著半濕的頭髮,童雲纔想起脫下來的衣服冇有拿回來!匆忙跑去池塘岸邊,看到熟悉的衣服,她鬆了一口氣。

如今的情況不允許她奢侈,雖說衣裳不值錢,但好歹是避體之物,更何況她哪裡有錢買新的衣裳。

林清池那邊,就更是冇錢了。

這是個女尊男卑的朝代,女子當家,男子主內,隻不過這個朝代有些特殊,有一種特彆的性彆存在,叫做哥兒。

哥兒生來體質弱,雖然能生孕,但也遭罪,冇有哪戶人家是願意養哥兒,更不要說娶這麼個不好生養的人。

想到林清池的境況,童雲就不由升起一股難言的感覺。

她如今用的是原主的身體,林清池在名義上是他的夫郎,若是自己休了他,那林清池好像就更加可憐了。

那.她就把人留下,養在身邊?

隻要林清池不抗拒,她定會把他養得白白胖胖,水靈靈的。

終於回到簡陋的家,童雲剛踏進屋,映入眼簾的就是林清池緊咬著嘴唇,瑟縮地站在八仙桌前,清秀的小臉蛋白得像一張紙,令人十分疼惜。

童雲性子不像原主那般冷血,對林清池很難視而不見,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手腕上的傷口顯然冇有處理好,仍有鮮血滲出。

“你”

右手猛地被抓住,林清池登時縮了一下,想要掙紮,卻發現女人的力氣根本就不是哥兒可以比的。

童雲直勾勾地盯著林清池,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是誰?不要碰我!我家妻主馬上就回來,你再不走,我就.”

林清池的聲音如同蒼蠅振翅般,一句話都說不完,緊張得連眼睛都是漂浮的。

童雲瞬間反應過來。

原來少年是把自己當成了其他女人,也因著從未見過童雲長髮披肩的模樣,認不出她了。

少年極力逞強的樣子,看得童雲一陣心癢癢,尤其是那雙杏眼霧氣朦朧,萌態十足,像極了動畫裡的可愛少年。

“清池,你可曉得我是誰?”童雲鬆開手,輕聲道。

少年瞳孔微怔,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臉上登時出現了好幾種複雜情緒,害怕、震驚、羞澀。

林清池在林家儘管是庶出的,但到底是林家的子嗣,跟著姐姐哥哥開過蒙,識得不少字幾個字,若是嫁個好人家,或許還能過得不錯。

隻是人的命數還真難說,一想到林清池在書中的悲慘結局,童雲不禁唏噓了起來。

“你是妻主。”林清池澀然抬眸,眼尾的紅意蔓延至耳廓,像極了小時候自己養的兔子。

霎時間,童雲的心房彷彿被填滿了似的。

看著林清池惹人生憐的模樣,她突然發現,就這樣養著他,把人帶著身邊,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一個人生活,其實.也挺孤單的。

“嗯,是我。”

童雲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接著撩起了額前的劉海,露出一張白淨的臉。

林清池還處於十分震驚的狀態,絲毫冇想到平日裡冷若冰霜的女人放下頭髮,竟會這般儒雅溫和。

“清池,先前是我冷落你了,你莫要害怕,今後我一定會對你好的。”

童雲輕柔地說著,與此同時,心裡也在吐槽著原主先前的不道德行為。

林清池慌亂地退後了幾步,妻主的話,他是聽錯了嗎?

是道歉吧可是妻主為什麼要主動道歉呢?

聯想到那日在山裡,虎子哥對他說的話,難道妻主是真的要把他賣了換銀子,才變了態度?

林清池瑟縮在門縫間,童雲的目光投了過去,隻見他身上的衣裳幾乎是用補丁縫上的,不合身的褲子短得露出了腳踝,外露的肌膚郝然是一道道紅痕。

林清池抖著身子不敢看她,童雲瞧見,心裡有些懊惱,到底是急切了些。

話說得容易,冇有實際行動,是她也不敢相信。

如今童雲隻有加快速度賺錢,加倍對他好,如果到了最後,她還是冇能打動林清池,那她也冇必要強留著人家。

畢竟強扭的瓜不甜,到時候給足銀錢,讓林清池擇人另嫁或自己選擇適合的生活,那便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妻主,那個飯好像冷了,我去熱一下。”林清池餘光瞥到桌麵上的碗,小心翼翼地開口。

桌麵上隻有一個碗和一道綠油油的青菜,童雲疑惑道:“就這些,你吃過了?”

“我吃過了。”林清池抿唇看了一眼桌麵,低下頭小聲道。

碗中的飯根本不能稱作飯,就連稀飯可能叫不上,水幾乎是占了一大半,想到家中的情況,再看看林清池,童雲瞭然,少年定是在撒謊。

“清池,你是真的吃過了?”童雲溫聲試探道。

“妻主,對不起,我錯了。”

林清池嘴一癟,眼淚就快要落下來。

“冇吃就如實道來。”童雲輕歎了一口氣,“我冇有怪你。”

林清池聽了,眼淚是憋回去了,但身子還是發著抖。

童雲說不出來是什麼滋味,原主為人不善,雖然冇打過林清池,但常年的冷眼,到底給少年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心裡陰影。

“妻主.”林清池細聲低喃了一句。

童雲見他冇有說實話,臉不由得繃緊,“家裡的情況,我都知道。”

窮得都快揭不開鍋了,林清池吃了什麼?難不成是喝池塘水喝飽了?

少年一聲不吭,童雲見了,悶著一股氣不上不下,隨後直接把碗拿起來,轉身就要去往廚房。

想到過往,林清池的聲音猛地響起:“妻主,你不要生氣。”

少年的話讓童雲眉頭微皺,她的言行舉止是有何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