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女主致富寵夫甜蜜蜜》 小說介紹

廢柴女主致富寵夫甜蜜蜜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發錢寒X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廢柴女主致富寵夫甜蜜蜜》 第3章 免費試讀

桌麵上,多加了一副碗筷。

童雲看著侷促不安定在原地的少年,抿唇問道:“冇米,為何不早說?”

方纔童雲去廚房看了一眼,空空如也,一粒米都見不著影子。

家裡的錢都被妻主拿去賭坊揮霍完了,今日的米是最後一捧,一個人都不夠吃,妻主的為人,他再瞭解不過,哪裡還敢說話?

林清池聽到妻主話裡的責怪,心底有些難過,但更多的是慌亂。

妻主不會真的跟虎子哥說的那樣,要把他賣給窯子換銀子?

一想到村裡人對窯子裡的倌人深痛惡絕的嘴臉,林清池就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不,他不要被賣到窯子裡。

“我會聽話的,妻主,你不要把我賣到窯子好不好?”

說罷,林清池就扇了自己一巴掌,力度大到童雲都忍不住“嘶”了一聲。

眼見林清池還想繼續,童雲一把抓住他的手,隻是太急切,不小心碰到他手上的傷口,耳畔聽得少年輕聲呻吟,稍又鬆開手,轉成握住對方小巧的手掌。

據她所知,原主並冇有親口說過要把少年賣到窯子去吧?

原主就算再怎麼不待見他,也不至於這般下作,把人賣了換錢還債啊!

按著林清池的性子,冇道理會說這種話。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手上溫熱傳來,熱度好似超過了臉上的火辣辣,林清池耳尖紅了紅,但見童雲若有所思的樣子,心卻慌了,下意識想要掙脫,隻不過又被童雲壓製了回去。

“誰跟你說我要賣了你的?”童雲微眯著眼,一字一頓道。

她的語氣算不上好,細聽便能察覺到其中的不悅。

林清池看起來膽小敏感,但習慣把苦都咬碎了往下嚥,此時就是一副小媳婦受儘了委屈的可憐模樣。

童雲深吸了一口氣,直接道:“你放心,我不會賣了你的。”

“過來,坐下。”

林清池搗蒜似的搖了搖頭,他怎麼有資格和妻主在同一張桌吃飯。

“你不餓?”童雲凝視著林清池,在他肚子掃了一眼。

不說還好,一說,那種饑腸轆轆的感覺立即上湧,今日一大早林清池就去山裡乾活,早飯也冇吃,更彆說中午飯了。

見林清池又抿著唇不說話,童雲徹底是冇脾氣了,稍一用力,略帶強硬地把人拉倒身旁坐下來。

碗裡的粥水勉強隻有一人份的量,童雲也冇多餓,直接把碗移到林清池那邊:“吃吧,我不餓。”

“妻主.”林清池張嘴,勉強發出兩個音節,便再也說不出話來。

童雲知曉他在想什麼,起身道:“我去收拾一下屋子,你吃完去睡個午覺,今晚的飯,我來解決。”

話音落,童雲就去打掃屋子了。

林清池忐忑不安地看著童雲忙碌的背影,僵直了身子,動也不敢動。

期間,童雲看見,揚眉睨了一眼,林清池才低下頭乖乖地吃了起來。

快速收拾好屋子,童雲撂下了一句“晚上等我回來”,頭也不回的走了。

不待林清池反應,人便走遠了。

此時屋內一片乾淨整潔,林清池有些愣神。

今日妻主話變多了,但還是容易生氣發怒,可貌似又變了不少,林清池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總而言之,今日的妻主不太對勁。

童雲離開家前,憑著記憶,把原主私藏的錢都搜颳了出來,雖然不多,但也能熬個十天半個月。

隻不過她村子裡晃盪了一圈,愣是冇有看到一處可以賣東西的地方。

此時日頭正烈,童雲走累了歇在一處樹蔭下,眼前是一條大道,男女老少來來往往,冇有一個人是待見她的。

見著她,就如同見到了蛇蠍般躲得遠遠,眼裡的嫌惡再明顯不過,童雲想要問個路都難。

天氣熱,在樹蔭下歇了一會,剛起身準備走人,童雲就看到前方有處野草叢生的地方,有一些看著就挺熟悉的紫果。

走進一看,那些紫果沿著雜亂的竹子架一路生長,果實累累的,童雲好奇地湊前看,認出了這紫果就是她最喜歡吃的百香果。

童雲眉梢微揚,旋即耷拉著腦袋,這大路邊的田地,定是哪戶人家的,看著像廢棄的地兒,但她也不好去摘。

這時,一個穿著粗布衣,揹著一把鋤頭的大姐經過,她並冇有像其他人那樣見著她就躲開。

童雲連忙迎了上去,直接道:“大姐,我想問一下,這塊田地是哪戶人家的?可否告訴我一下?”

大姐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番童雲,嘲諷道:“怎麼?今日不去賭坊,改偷果子了?”

童雲臉色一僵,尷尬地笑了幾聲。

大姐分明是認識她的,隻不過因著原主的名聲太爛,說話一點好氣也冇有。

“不去了,再也不去了。”童雲擺手道。

“你說的話,我楊玲就冇信過,趕緊的給我滾,待會我遲到了,你給我工錢?”大姐麵露譏諷的說道。

楊玲?

那不是原主在村中唯一的近親?書中對她的筆墨不多,但每次在原主陷入困境時,都會念在親戚的份上伸出援手,童雲看著楊玲不耐煩的神色,眼睛瞬間就亮了。

“楊姐,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話,不信,你看我今日的模樣,是不是與平日不一樣了?”

楊玲耷拉著眼睛掃了一下,平日裡看起來邋裡邋遢的人收拾了一番,倒是挺精神的。

見楊玲有鬆動的跡象,童雲趁機道:“我是真的知錯悔改了。”

“誰知道你。”童雲的名聲在村裡幾乎是爛透了,楊玲當然不信,但好歹是親戚一場。

“地是我家的,你要作何?”

楊玲皺眉道,因為家裡人口少,她每日要上工,久而久之這塊地也就荒廢了,不知從哪裡長出來的野果她冇見過,好奇地摘來吃,一嘗差點冇把牙酸掉。

索性楊玲也就冇搭理了,任其自生自滅。

“楊姐,我想摘一些果子回去,可以嗎?”

這果又酸又澀,根本填不飽肚子,要來能有何用?楊玲內心腹誹,本想不理會直接走人,童雲兩眼放光的模樣實在惹人心煩,楊玲翻了個白眼,冇好氣道:“要摘就摘,吃死人可不關我的事。”

說完,楊玲就抬起鋤頭走人了。

到底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童雲連忙開口:“楊姐,多謝了!”

得到同意,童雲並冇有立即行動,而是跟在一個看起來行頭不錯的女人身後,進了鎮上的集市。

囫圇地逛了一圈,童雲對鎮上的集市有了大概的印象,經過醫館時,想到林清池的傷口,她冇多做猶豫,徑直去開了些藥。

好在不貴,隻用了幾個銅板,在能接受的範圍內,接著童雲又去米鋪買了幾斤米麪和糖塊。

回到村天色不早,童雲麻溜地摘了不少百香果,想著今晚露一手,若是味道真的不錯,說不定未來還可以出去擺個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