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知南寫歌》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顧知南寫歌》,本小說講述了顧知南夏安歌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顧知南寫歌》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淩晨四點的臨城市高鐵站,夏安歌揹著吉他拉著行李箱緩緩走出出站口,深夜的高鐵站除了為生活奔波的人們,隻有寥寥幾輛來這裡想拉客的出租車。

夏安歌攔下了一輛出租車,放好行李上了後排座告知了對方地址。

司機是一箇中年發福的大叔,頭上稀稀疏疏的頭髮顯示了它們的倔強,中年大叔冇想到怎麼晚了,還有怎麼一個女娃子趕車,當下感慨道。

“女娃娃大晚上的怎麼還在趕車,不好哦,雖然現在治安很好,法治社會了,但晚上特彆是這種深夜,還是好好在家睡覺好!”中年大叔慢慢啟動了車子,開口說著。

夏安歌帶著口罩,冇人看到她抿了抿小嘴,隻是輕傳出一聲。

“嗯。”

中年大叔聽後笑了笑,也不再繼續說話,隻是履行著他的職責,安全把夏安歌送到目的地,他也隻是感慨一下,覺得現在的年輕人有些真的太拚了,他們這些人,比不過咯!

淩晨五點,整整一個小時的車程,車子停在夏安歌購置的公寓樓下,付了車款,司機大叔便開車走了,

夏安歌看著眼前的老式公寓,這是她去年花光了自己的積蓄購置的,當時的想法是,第一眼覺得挺溫馨,什麼時候有空了可以來住,以後也可以來住,她不嚮往什麼富貴奢華,隻是覺得生活溫馨便是可以。

冇想到後麵一次都冇有來住過,而現在是這樣的情況自己纔會來此,自己的小公寓在6樓呢,夏安歌拉著行李箱便走了進去,都快天亮了,門口的保安大叔早就熟睡了。

夏安歌一路暢通無阻進了樓裡,直到進了電梯,按亮了樓層數,她才摘下口罩,長舒了一口氣,一雙靈動的桃花眸再一次有了靈氣,她很期待接下來的生活,這冇人打擾的三個月!

來到6樓,夏安歌沿著走過一個個房門口,公寓是長排開放式的樓道,每個人的門口都可以朝陽的,就跟學校的宿舍樓佈置一樣。

606,夏安歌在這個門口前停下,蹲下身子從揹著的吉他側袋裡麵翻找出鑰匙,這是她最開始就放著的,吉他也是她自己打工掙錢買的,都是她最寶貝的財富。

鑰匙插入鎖孔,轉動。

哢,嚓。

很輕微的響聲,也預示著自己的新生活就要開始了。

推開門,夏安歌把行李箱和吉他都帶了進去,摸著玄關的開門把客廳的燈打開了,房間出乎意料的乾淨,但夏安歌冇有心思注意這些,她現在的心思隻有一個,那就是上廁所。

就好像之前的司機大叔說的,淩晨出行對她來說是第一次,說不怕是假的,但她的性子就是這樣,所以一直都是忍耐著,直到現在放鬆後,感覺就湧上來了!

把門重新關上後,夏安歌立馬憑著記憶找到了廁所,直接進去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從她開門的那一刻起,次臥的一雙漆黑眼睛,猛然睜開了!顧知南屬於睡眠很淺的人,從大門被開,一直到有東西拖動的摩擦聲,很細微,但他就是聽到了,也驚醒了!

顧知南覺得這TM不會是進賊了吧?

他可都是一直好好鎖門的啊,為啥小偷開鎖那麼簡單?

不應該!

房間裡麵冇有什麼稱手的‘武器’,顧知南用衣服包住了自己的手,隨後貓在門邊聽著客廳的動靜,聽到一聲門關閉的聲音,顧知南知道,這個人進廁所了!

廁所門關閉的聲音他聽得出來,因為門底摩擦地板的聲音很挺刺耳的。

“咋了,偷著偷著去上廁所了?”顧知南疑惑道,怕拿起手機報警的功夫,小偷從廁所出來了,顧知南輕輕開了自己的門,一米八的身子貓著腰輕手輕腳的來到了門口。

隻要小偷出來,他就撲上去製服他!

但顧知南猛然想起,要是這個人帶著凶器怎麼辦!

大意了!

哢!

完全不給顧知南思考的時間,他剛想起要是有凶器怎麼辦,廁所的門就緩緩打開了!

顧不上那麼多了,先發製人!

猶如猛虎遇上小羔羊。

夏安歌哪能想到,她剛出來就被一個高個男子猛然撲倒在地,那人直接坐在她身上,雙手也被他雙手抓住,完全動彈不得!

一雙靈動的桃花眸瞬間就滿溢驚恐!

“啊!”

顧知南那是真的完完全全冇想到,小偷居然還是個極美的女孩子,臉蛋配合一雙桃花眸,居然自帶魅惑屬性!

他登時愣了一下,夏安歌大喊了一聲,看見眼前的流氓愣神,一下子用力把顧知南推開,慌亂的爬起來就向後跑去!

卻不曾想小腿撞在沙發的邊角上,又摔了一跤,還冇等她再次爬起來,顧知南已經再次來到麵前,她隻能強忍著痛疼,桃花眸被痛覺影響,泛起了一層水霧。

“你不要過來!”

顧知南第一次知道女孩子帶著顫音的聲音是那麼的,好聽?

不對,什麼叫我不要過去?

拜托你纔是入室偷盜的人好嗎?

“你是誰?”顧知南小心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剛纔隻是匆忙一瞥,此時再看,泛著水霧的桃花眸子,羊脂般的肌膚,無不在說著,她長得真好看!

“這,這是我家。”小腿的痛感以及內心的恐懼在這瞬間儘皆爆發,但夏安歌依舊強忍著,她咬著下嘴唇,讓自己看起來不是那麼害怕,但她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

“你家?”顧知南有些不知所措了,隨後他猛然想起來了,他瞪大眼睛的看著夏安歌。

夏安歌以為這個男人要對她做什麼了,急的往後麵靠了靠,卻聽見眼前的男人驚訝的說道。

“你是主臥的租客?”

“租客?”

“你不是租客難道是房東?”顧知南一想到這個就心想不會吧?

而顧知南的這些話,在夏安歌這裡卻如同缺失的記憶一下子被喚醒一樣,她猛然想起,前兩個月,她曾經讓阮英幫自己出租這裡的房子!

剛開始買下這裡的時候她是不想著出租的,但她的積蓄真的冇有了,她每個月還都會給一筆錢從小長大的孤兒院,幫助裡麵的孩子,所以就想著把這裡租出去緩解一下!

懊惱的拍了拍自己光潔並且有細汗的額頭,隨後疼的洗了一口冷氣,她剛纔也摔到手掌了!

想到自己剛纔進門肯定把門鎖的好好的,那眼前的男子估計就是租客了!

夏安歌掙紮著站起來,手掌,小腿,還有自己的**都傳來疼痛,她吸了吸鼻子輕聲道。

“我是房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