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思蒽死了》 小說介紹

小說《簡思蒽死了》是作者惜月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簡思蒽顧廷琛,講述了......

《簡思蒽死了》 第2章 免費試讀

顧廷琛恨不得將懷裡的女人拆吞入腹,與之骨血相融。

讓她徹底離不開他。

可他不能急。

怕嚇到他的女孩。

一吻結束,簡思蒽唇瓣紅腫,杏眸瀲灩,紅撲撲的小臉埋在他懷裡,“廷琛哥哥,我們好像被人圍觀了,我們先回病......啊!”

忽然失重,惹得簡思蒽低呼。

顧廷琛打橫將她抱起,闊步回了病房,眼中是藏不住的寵溺。

仰頭看著近在咫尺,俊美落拓的容顏,簡思蒽唇角剋製不住的勾起,心中激盪萬千。

活著見到顧廷琛——真好!

“嘶......好痛!”

強行拔掉的針眼,此刻腫的似饅頭,手腕上的紗布,鮮紅滲透出來。

視線觸及,男人臉色驟沉,摁下床鈴。

“沒關係的。”她柔聲安撫,但顯然男人臉色並未好轉,心疼的握住她的手,眉頭緊蹙,麵部線條緊繃。

被人真心實意關懷,簡思蒽心裡甜如蜜。

很快醫生趕過來,給她傷口換藥處理。

看著深可見骨的傷口,簡思蒽眸光乍冷。

她自殺不過是做做樣子,嚇唬一下父親簡建國,好讓他妥協跟顧家退婚。

因為怕疼,她割的並不深,是簡梓欣在她傷口又反覆割了幾刀。

在她命懸一線時,才惺惺作態的跑下樓呼救。

老天垂憐,讓她重活一世!

她誓要手刃仇人,讓他們血債血償,萬劫不複!

“堂妹,你終於醒了!”一道激動的驚呼聲自門口傳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簡思蒽脊背一僵,冰冷的視線如利刃射了過去。

隨即,便看到一張化成灰也不會忘記的臉,人畜無害,讓人毫無防設。

她的堂姐——簡梓欣!

“堂妹,你感覺怎麼樣,還疼不疼了?”

簡思蒽看著她隱隱作態,冇忽略她的目光若有似無落在顧廷琛身上。

“我很好。”簡思蒽神色冷淡。

當初她之所以討厭顧廷琛,簡梓欣功不可冇。

簡梓欣經常在她耳邊灌輸著顧廷琛劣行。

說他殺人不眨眼,殘暴變態,誰惹他生氣,就會被他凶殘的卸下四肢。

殊不知,是那些人,先招惹的顧廷琛,是他們罪有應得。

還說顧廷琛是戀童癖,就喜歡摧殘虐待她這種嬌小玲瓏的女孩。

無腦的聽信了簡梓欣的話,對顧廷琛能躲則躲,能避則避,哪怕避之不及碰麵,也是侮辱,抗拒,冷漠耍態度。

將顧廷琛對她的愛,踩在腳下踐踏。

緊接著,簡梓欣安排冷君皓跟她偶遇,在冷君皓熱烈溫柔的攻勢下,不識人間疾惡的小公主向愛情繳械投降。

戀情公佈,遭遇父母反對,為了跟冷君皓在一起,任性不顧後果跟他私奔,卻被他囚禁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室,受儘折磨致死。

父母在尋找她的路上,刹車失靈,被迎麵駛來的大貨車碾壓,當場斃命!

就連她五歲的小弟,也被簡梓欣推下樓梯,做成失足摔落假象,徹底腦死亡。

簡梓欣順利繼承簡家的財產,跟冷君皓舉辦盛大的婚禮,幸福美滿。

她幡然醒悟,卻為時已晚!

這一次,她要守護好父母,保護好小弟。

讓簡梓欣萬劫不複。

“廷琛哥哥,我餓了,你能給我買點吃的嗎?”

肚子很應景的發出“咕嚕”聲。

顧廷琛睨了簡梓欣一眼。

簡梓欣立刻柔聲道,“廷琛哥,你去吧,我會看好蒽蒽,不會讓她在乾出傻事的。”

“蒽蒽,你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了讓顧廷琛對你死心的嗎?你剛纔怎麼叫他廷琛哥哥?”等顧廷琛離開,簡梓欣不悅的說道。

“我以前不是一直都這樣叫的嗎?”簡思蒽眯眸,似笑非笑的盯著她,“倒是你,什麼時候稱呼的這麼親熱了?”

“堂妹,你彆多想,你要是不喜歡,那我以後不叫就是了。”

簡梓欣對上簡思蒽漆黑的眸,心頭莫名驚悚,皺眉轉移話題,“蒽蒽,這次過後,我想顧廷琛一定會放棄你,主動提出解除婚約,這樣你就能得償所願跟冷君皓在一起了!”

“哦?你就這麼篤定?萬一顧廷琛還是不放棄我呢?”

“要是這樣,你就跟冷君皓髮生關係,生米煮成熟飯,顧廷琛總不至於再繼續纏著你吧?”

嗬,這是要毀掉她的聲譽啊。

真夠狠毒!

簡思蒽恨意翻湧,“堂姐,你這主意真好,我會好好考慮。”

“冷君皓已經在來的路上,等會你記得在顧廷琛麵前跟冷君皓秀恩愛,讓他對你失望。”

簡思蒽冷笑,“好啊。”

這時,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風塵仆仆疾步而來的冷君皓,放低姿態道歉,“蒽蒽,對不起,我來晚了!”

他握住簡思蒽的手,清俊的臉滿自責愧疚。

簡思蒽看著麵前溫文爾雅,清雋俊逸的男人,想到他曾對她做的一切,恨意如野草般瘋長。

“你再遲點,我估計都已經出院了。”

不動聲色抽回手,她麵色冷若冰霜。

冷君皓認為簡思蒽在使小性子,語氣不減溫柔,“我不知道你自殺的事,要是知道,我一定放下一切陪在你身邊,你要是生氣,就打我,隻要你能高興,我什麼都願意做。”

多動聽的情話。

可惜她已經不是上一世那個傻子簡思蒽了!

簡梓欣一旁幫腔,“堂妹,都是我的錯,是我冇有早點通知明禮,你不知道明禮這段時間焦頭爛額,被他的繼母打壓的多慘,給他安排了好多工作。”

先是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又透露冷君皓在陸家生活的多艱難,從而讓她心軟,原諒他。

她以前到底是瞎了哪隻狗眼,居然冇看出他們如此拙劣的演技,還乖乖任其擺佈?

“堂姐,明禮的事你好像比我更清楚,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纔是明禮的女朋友?”

“堂妹,你可千萬不要誤會......”

“開個玩笑,緊張什麼?”

她語調輕快天真,臉上全無笑意。

“蒽蒽,你為了跟我在一起,做出這麼傻的事,作為男人我是不會再退縮的,明天我就去你家,跟叔叔提親!”

“你說真的?”

“當然。”

“那你可一定要去啊。”

門外提著便當的顧廷琛在聽到裡麵的對話,拳頭猛地攥起,經脈暴起,麵色陰鷙可怖。

小蒽,你果然是在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