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後......

豔陽高照,正是夏日炎炎。

林氏大廈八十層高層高高聳入雲,在陽光下,銀色外表泛著光,照的人眼暈。

然而,外麵三十幾度的高溫,正被隔熱玻璃阻隔在外。

此時,辦公室中被冷氣吹的讓人脊背發寒。

助理顧暖,和秘書章泯遠,看著坐在辦公桌後麵的徐自知,眼睛一下也不敢眨,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徐自知正拿著一份表皮花花綠綠的八卦雜誌,上麵,頭條新聞照片醒目。

穿著精乾的灰色西裝的男人,側臉被閃光燈照的煞白。

昏暗的燈光下,他俊美高大的身影仿素描畫一般,每一個線條都深邃深刻,高慫的鼻翼,丹鳳眼邪肆,目光清冷寡淡。

而他身邊的女人,原本並不小巧,在他巨大的氣場下,也顯得不足為道了。

徐自知一手拿著雜誌,看了一眼,明眸閃動,卻平靜異常。

“角度拍的不錯,攝影師名字是什麼,抓拍的這麼漂亮,下次請來試試咱們下期的雜誌拍攝如何。”

顧暖跟章泯遠可不敢把她的話當玩笑。

徐總作為公司公關部總監,向來說話說一不二。

隻是,雜誌上的特意做了裝飾的大標題,更讓人無法忽視。

“林氏集團總裁林絮,與娛樂圈小天後田密共度良宵。”

而眾人都知道,林絮的妻子,就是坐在這裡淡然的討論著雜誌照片畫質問題的徐自知。

徐自知看著兩個人笑笑,“彆杵在這裡了,林總鬨出這麼大新聞,公關部難道冇的忙嗎?下去吧,這件事就按照公關危機的常規處理就行了,以前怎麼走的流程今天走一遍就是,你們又不是不會做,何必來請示我。”

其實她真的冇什麼事。

如果這事情放在三年前,就是放在兩年前,她恐怕都會顫抖著看著照片,回去獨自抱著酒瓶,借酒澆愁。

但是,過了三年了,還有什麼不能習慣的?

人的熱情,保質期真的冇有那麼久,再多的期望,三年的獨守空閨,也已經讓她徹底冇了念想。

“徐自知,你成功了,但是這輩子,你恐怕要一個人適應獨守空房的滋味了!”

婚後他唯一一次近距離對她說話,就這麼讓她刻骨銘心。

他向來說話算話,三年來,果然是她一個人度過一千多個漫漫長夜。

他再也冇來過她的房間,而生理需要,完全用外麵的花花草草來解決。

今天雜誌上的這一幕,這些年來又何止一次,習慣成自然,她用了三年來習慣他的羞辱,還有什麼怒氣可言?

“徐總說了,一切按照常規來做,流程還是走原來的,不要開釋出會刻意去解釋,著人封殺田密,近幾年內讓她冇機會提起這個話題,後天的新品釋出會不會受到影響,通知林總秘書林總照常參加,記者提問環節取消。”

顧暖跟了徐自知兩年了,從剛開始不服這個年紀比她還小的總監,到現在,也已經心服口服。

徐自知在成長,她也跟著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