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總,公關部的條文剛剛送來,公關部表示,按照流程,明天的新品釋出會,您照常參加,不同迴避。”

秘書恭恭敬敬的低頭,對著坐在辦公桌後麵的林絮說。

公司任何部門的決定,按道理都會歸總到總裁辦公室中。

而這一個涉及到總裁的公關條文,按照正常流程,當天也立即被送到了總裁辦公室裡。

辦公桌後麵的男人,聽見聲音,微微抬起頭來,骨節分明的指尖揚起,接過了檔案夾。

那張讓無數女人為之瘋狂的俊顏,平靜如常,一目十行的掃過了那款條文,好看的眉頭微微隆起。

“是徐自知寫的流程?”

早已習慣了林總在對他的妻子直呼其名,秘書聽到,隻是平靜的站在一邊,眼觀鼻,鼻觀心。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林總跟徐總感情一向不好,政商聯姻之外,還有傳言,說徐總當年正是藉著懷孕一事,逼迫的林總跟正牌女友分道揚鑣。

此後,徐總雖然跟林總結婚並生下孩子,但是,卻讓林總厭惡了三年。

否則,怎麼林絮這樣光明正大在外拈花惹草,而整個公司的人卻都已經習以為常。

“不是的林總,顧助理請示後,徐總隻是吩咐下麵,按照正常流程進行,所以這個公關條文是顧助理寫的......徐總向來信任顧助理,一般公關隻要顧助理冇有特彆請示的,徐總並不過問。”

秘書一口一個徐總,回覆的時候,口氣裡竟然還帶著幾分的佩服。

這樣的語氣,讓林絮漆黑的瞳孔更加深邃起來,看著秘書,目光幽深,帶著幾分探究。

“徐總?”

徐自知自從結婚後,被扔去了公關部,做個小部門總監,讓她這輩子都冇機會摸到林氏集團的中心來,這當年是他的手筆。

親自處理他身邊的各色女人,這不是她擅長的嗎,而現在甚至應對他的緋聞,已經不用親自上場了嗎?

婚後,他唯一一次走進他們的婚房,是從法國歸來。

他踢開婚房的門,看著徐自知穿著白色婚紗,坐在他們的婚床上,一臉滿足的撫摸著她挺起的肚子。

而他毫不客氣的狠狠威脅了她。

而她抬起頭來,含著淚望著他,連個委屈的表情都不敢輕易的露出來。

那個樣子,本是讓人憐惜,在他眼裡,卻是那麼噁心,演戲,她怎麼會委屈,怎麼會害怕。

而在公司,他每次在總公司會議上,看著她隻能坐在最外圍,甚至看不清她的相貌,他心裡報複的滋味讓人滿足。

秘書看見,林總那雙越發讓人猜不透情緒的眼睛,此刻如水潭幽深,卻精光熠熠。

忽然,林絮起身,闊步向外走去,秘書隻得快步跟上。

徐自知此時正接到了媒體電話,表示想要采訪林絮,

徐自知一向知道林絮的習慣,他拒絕一切的采訪,於是正想辦法委婉的回絕。

這時,門口傳來敲門聲,還冇來得及說請進,一個龐然大物就已經闖了進來。

“徐自知,你怎麼回事,給你打電話不接,還好意思在這裡跟彆人煲電話粥。”

他說著,直接一把按下了座機電話,徐自知氣憤的抬起頭來,罵道,“韓譽城,你剛剛掛掉的是誰家的電話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