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了狼狽跌倒的唐唯一眼,顧向東本想上前扶一把,但見周圍到處都是乾活兒的人,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要是被人看見,壞了人家女孩子的名聲就不好了。

“走吧!”

顧向東冇有多餘的話,說完就往前走。

見他答應了,唐唯不敢愣神,立馬跟上。

太陽偏西,天兒逐漸暗下來。

因為顧及到唐唯腳底的傷,顧向東選了稍微平坦一些的大路,走了十多分鐘,來到一座土牆瓦房前。

顧向東回頭看了唐唯一眼,“我叫顧向東,這裡是我家。”

三麵一米高的土牆圍成了一個小院子,後麵有幾間土坯正房。

顧向東推開大門,唐唯跟著他往裡走。

坑窪不平的泥巴地院子掃得乾乾淨淨,東邊土牆根下整齊碼著一摞柴塊,高粱苗,竹苗的掃把整齊靠在土牆上。

屋簷下拉了一根曬條,曬條上曬著蘿蔔,辣椒,還有其他叫不上名字的野菜。

唐唯還在繼續打量這個屋子,就見兩個渾身臟兮兮的小蘿蔔頭,從堂屋跑出來,徑直來到顧向東跟前,一人抱住了顧向東的一條腿。

“爹,您終於回來了。”

“爹,我們在家有乖乖,哪裡都冇去。”

剛纔還麵無表情的顧向東,忽然換上了一臉柔和的笑,彎腰將兩個小蘿蔔頭抱起來。

“平平和安安真乖。”

被顧向東誇了,兩個小蘿蔔頭露出美滋滋的笑容。

見顧向東抱著兩個孩子進屋,唐唯也跟著進了屋。

他已經結婚,都有孩子了?

顧向東放下兩個小蘿蔔頭,轉身看向唐唯,“我給你找身乾淨的衣裳,你先在堂屋坐會兒。”

“麻煩大哥了。”

顧向東一走,兩個小蘿蔔頭這才注意到堂屋裡多出一個人來。

二人圍著唐唯看了又看,睜著圓溜溜的小眼睛望著她。

小女娃顧安軟糯出聲:“你是爹給我們找的娘嗎?你好漂亮啊,我好喜歡你。”

小男娃顧平急忙補充道:“我爹可好了,會給我們做好吃的,你要是來了我們家,我爹一定會對你好的。”

“我......”

顧平:“你放心,我們長大了,有力氣乾活兒,絕對不會在家吃白飯的。”

顧安:“隻要你能留下,我們以後就少吃點。”

她算是明白了,顧向東冇有妻子,一個大男人帶著兩個孩子生活。

真是難為他們了。

對上兩個孩子殷切的目光,唐唯忽然不知該怎麼接話了。

見她不說話,兩個小蘿蔔頭眼簾下垂,一臉難過對視一眼,輕聲無奈歎息了一聲。

見他們這樣,唐唯心裡忽然有些發酸。

她很喜歡孩子,可惜從小就體寒,月經不規律,醫生說她懷孕的機率很低。

這輩子可能都冇有孩子。

眼前兩個可愛的小蘿蔔頭,觸動了她心底那根柔軟的弦。

不忍心見他們難過失望,她接話,“我不走。”

還有四個月天門纔會再次打開,總得有個落腳的地方。

難得跟這倆孩子投緣,看顧向東也不像壞人。

要不......就先住這?

“好耶~”

“太好了。”

孩子就是孩子,一句話就能讓他們高興。

見他們手舞足蹈的模樣,唐唯的嘴角也不自覺上揚。

這時,顧向東拿著一套乾淨的深藍色粗布衣裳,和一雙船一樣大的千層底布鞋出來,把衣裳遞給唐唯,“給你。”

“謝謝大哥!”

唐唯接過衣裳、布鞋後,顧向東指了指裡屋,示意她進屋換。

投給他一個感激的眼神,唐唯進了屋。

她身上的禮服是特殊定製款,本就不好脫,這下打濕了緊貼身上,就更加不好脫了,她反手嘗試了好幾次,都冇能夠到背後的拉鍊。

急得滿頭大汗。

想了想,她隻能對著門說:“大哥,你能進來幫我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