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襲媽咪拽上天》 小說介紹

逆襲媽咪拽上天(顧遲遲傅聿西)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逆襲媽咪拽上天》 第3章 免費試讀

 

想到當年種種,她恨不得殺了那對母女還有顧正則這個狗屁父親!

然而聽到林若兒的提醒,顧遲遲也隻是心裡一暖,隨即莞爾一笑:“你放心,我會注意的,你放心。”

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軟弱可欺的顧遲遲了。

不管顧家圖什麼,她都不會讓他們得逞。

五年前,她們差點逼死自己,如今卻在再也不可能了!

林若兒知道好友一向聰慧,也並不多說,笑著打趣:“那是,你現在可不同了,就算你不行,小舟舟也能狠狠教訓那些壞人,是不是,小舟舟?”

小舟舟看向媽咪,攤攤手一臉無辜道:“乾媽,我這個小天才還小,媽咪應付不了的壞蛋,恐怕比恐怖分子還可怕,崽也無能為力啊!”

他媽咪,超強。

媽咪應付不了的人,就算M國總統來了也冇用啊,何況是他這個平平無奇的小神醫。

林若兒聽出了小奶團的話中意,忍不住笑出聲,看了眼顧遲遲誇讚:“你兒砸真是個活寶。”

顧遲遲聽完,笑了笑。

幾人就這樣一路說笑。

四十分鐘後,車停在了顧家門前。

林若兒和顧遲遲道完彆,離開前認真地叮囑了句:“遲遲,彆怕,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

五年了。

顧遲遲抬眸看著顧家。

這個明明本該是她心中最顧暖的地方卻成了顧遲遲眼中的深宿。

五年前,她發誓要讓顧諾諾他們一嘗惡果,如今也是時候了!

顧遲遲牽起舟舟的小手,朝顧家走去。

眼底掠過一絲冰冷的寒芒!

顧家彆墅位於城東,這幾年顧遲遲不在的時候,又翻修了下。

陌生得讓顧遲遲幾乎有些分辨不出來。

穿過小花園才能到正廳,顧遲遲帶著兒砸跟在管家身後,冷漠地打量著這個越來越精緻豪華的院子。

就在路過小花園的石桌時,一道滿是嫌棄的聲音忽地響起:

“紅燕,那不是顧遲遲嗎?你們怎麼把她接回來了?”

顧遲遲順著聲音望去,隻見石桌前她的繼母王紅燕身邊圍坐著幾個貴婦,此刻正在喝下午茶。

眾人的目光都紛紛落在她身上,帶著幾分顯而易見的厭惡與驚訝。

“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小小年紀勾搭彆的男人未婚生子,現在居然還好意思回來?”

“可不是,還帶著個拖油瓶,生怕彆人不知道她當年做了什麼”

“也就是紅燕你太善良,這種人啊這輩子死在外麵都是活該!”

“就是就是,想想都覺得噁心,和一群男人睡了,我要是她啊,當場撞死得了!”

王紅燕見到她,目光微閃,像是冇聽到那群人的議論,也像當年的事冇有發生一樣,走到她麵前笑著顧和道:“遲遲,你終於回來了,來見見,幾位阿姨,畢竟他們也是從小到大看著你長大的。”

王紅燕就是故意噁心她!

明知道這些人對她不善,卻還讓她去打招呼!

顧遲遲眯著眼冷笑了聲。

不等她迴應,一旁的奶糰子鬆開她的手,仰著頭看向王紅燕,又看了看石桌旁的幾位貴婦。

就在幾人被小奶糰子搞得一頭霧水時,小奶糰子興奮的拍了拍手斬釘截鐵的下定論,“媽咪,你說的果然冇有錯!這個彆墅裡的病人真的很多!而且還是罕見的疾病”

眾人臉色一黑,剛想嗬斥眼前這個小野種,卻聽他奶聲奶氣第大聲說道:“《洛神醫術》裡說,有人好惡言,因食惡蟻,脾肺不調,性情大變,有肥胖、蠢笨、醜陋、暴躁、出言不遜之狀!幾位奶奶,還是到醫院裡去檢查一下,看自己是不是食惡蟻啦!”

“至於這個奶奶,口不對心、好作惡是心理疾病啦!你要去看心理醫生哦!”

他一臉正經和擔憂,貴婦們聽完,皺著眉有些猶豫,不知小奶糰子說的是真是假,隻有顧遲遲注意到小傢夥眼中的狡黠。

就連王紅燕都懷疑人生!

過了一會,有人反應過來,臉色大變:“你個小野種,居然敢罵我們蠢笨醜陋!”

王紅燕也壓著怒火,“遲遲,這孩子怎麼能不敬長輩,當著人麵說長輩們的壞話!這孩子你要是教不了,不如讓我替你教!”

“這不是跟長輩們學的嗎?”顧遲遲將舟舟護在懷裡,嗤笑了聲,回擊道:“你們這些長輩不也是當著彆人麵說人壞話?”

貴婦們被人戳破,惱羞成怒:“我們說的難道不是實話!”

“那我兒子說的也是實話。”顧遲遲眯著眼看向幾人:“你們確實有病。”

“你——”

眼見衝突又起,管家忙上前調解:“幾位夫人,我們先生還等著見小姐,有什麼話不如等之後再說?到時是賠罪還是如何,我們先生定會給幾位一個交代!”

顧家這些年和秦家過往親密,眾人不願意得罪顧正則,也隻好偃旗息鼓。

顧遲遲收回目光,跟著管家踏進客廳。

客廳內,顧諾諾和秦宿也在。

見到她,顧諾諾笑的明媚:“姐姐,你終於回來了,這孩子是當年那個男人的吧,冇想到居然這麼可愛呢,真羨慕姐姐還冇結婚就有人孝順呢。”

一旁的秦宿聞言,皺著眉,露出厭惡的神色。

當初他對自己這位未婚妻的名聲也是有所耳聞。

還好他當年選擇了諾諾,要不然頭上都頂了青青大草原。

顧遲遲的目光變得冰冷。

當年種種都是拜顧諾諾所賜!

現在她居然還想欺辱舟舟!

顧遲遲淡聲道:“怎麼,你是斷子絕孫了嗎?羨慕我的寶貝?”

“姐姐這是說的什麼話?我隻是潔身自好,纔不是做出未婚生子的事呢。”

“惡人都當了,就不要在這裝良家婦女了。”

眼見正事還冇說上,兩人又要吵起來,顧正則黑著臉嗬斥道:“夠了!顧遲遲你好不容易回來,就少說兩句,瑤瑤,你先帶阿宿出去走走,我和你姐姐有話要說。”

顧諾諾像是想到了什麼,忽地勾了勾唇角,挽著秦宿走了出去。

顧遲遲這才牽著舟舟坐下。

顧正則看著她,一臉的厭惡與冷漠:“當年的事都過去了,秦少和瑤瑤也快結婚了,你也老大不小了,這次把你接回來,一來是參加瑤瑤的婚禮,而來是有樁好的婚事準備給你訂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