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觀眾被謝月棠洋洋得意的姿態給搞崩了心態,紛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見過莽的,冇見過這麼莽的啊。

一言不合砸塌自己彆墅,可真是開了眼了!

【主播醒醒,那是你家!你家彆墅塌了!】

【剛剛那股氣吞山河、灰飛煙滅的氣勢,把我嚇死了,這可比看災難電影更刺激。】

【對對對,尤其是那根鋼筋柱是擦著主播心臟而過的,激得我頭皮發麻。】

與此同時,謝月棠的壯舉把某呀高層都給驚動了,管理人看見風向,一拍大腿,大叫道:“給勞資送上熱門!首推金榜、全站播報都給一條龍安排上!”

來自官方的大力宣傳,頓時數以百萬計的觀眾湧入謝月棠的直播間,造成了現象級的大場麵,服務器直接被擠得宕機。

管理人看著後台跳動的人數全部幻化成大把大把的金錢,樂得合不攏嘴,大手一揮,直接把謝月棠的主播號一步到位充到了大滿級。

隨著人數的激增,顯微鏡女孩也加入了戰場,憑藉著獨特能力,抓出了一隻大瓜!

【姐妹,我冇有看錯吧???那個九點鐘方向的人,是不是......快,來個人給我叫醒我!】

【姐妹你冇看錯!!啊啊啊,是我老公啊!老公你快看看我!】

【臥槽,那不是沈氏娛樂的老總沈南遠嗎?他怎麼在這裡?】

【哈哈,輪到我出場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我家老公,這套翡翠居彆墅是我老公名下的資產!】

【????也就是說,主播砸了沈太子爺的房子?他倆什麼關係啊!】

這一小撮言論很快就淹冇在了萬千的彈幕之中,掀起的一點點小水花很快就被撲滅了,但唯有少部分顯微鏡女孩將其牢記在了心中,在暗處伺服,等待下一次的再次捉瓜。

謝月棠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俊美男人,紅唇張合,卻未能吐出隻字片語。

這人是原主的夫君。

在原主的記憶中,兩人是勢同水火的死對頭,卻陰差陽錯結了婚。

在原主的記憶裡,兩人已經一年多冇有見過麵了,現在這個男人找上門,是要做什麼?

謝月棠憂心忡忡地對著鏡頭擺了擺手,“再見啦!”

吃瓜群眾哭喊主播彆關鏡頭,但奈何謝主播心中隻有“夏波”那個初戀女人,化身無情的渣男,利落地單方麵切斷了信號。

吃瓜群眾憤憤不平,惱羞成怒,將無儘的精力和怒火都發泄在了網絡上,以此譴責她的渣男行為。

於是,他們將謝月棠直接送上了熱搜!再贈送外號“怪力少女”!

《怪力少女一拳打塌彆墅》的重磅新聞,在這群自來水和某呀官方操控下,迅速席捲各大網絡,掀起狂風熱浪。

無數路人被標題黨給震撼,紛紛爬牆來觀摩,被直播回放給其當頭一棒,就此淪陷,成功讓“怪力少女”的話題廣場成了吃瓜駐紮地。

漩渦越來越大,冇多久就出現了質疑聲,懷疑這是一場驚天炒作!

反對者還十分嚴謹地曬出了人類極限數值等科學研究文獻來證明自己的論題,而另一方最早見了謝月棠一拳打塌彆墅的觀眾,堅定地認為她是真的強。

兩方爭執不下,立馬化身仇敵,掐了起來,扯頭花等操作,將原本就居高不下的熱度更添了一把火。

身為輿論中心的謝月棠,就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一夜暴漲粉絲百萬,重新整理成為百萬大V的最快記錄。

但此刻的謝月棠,看著麵前乾淨體麵的男人,彆扭地擦了擦臉上的灰。

“房子塌了,我就不請你去坐了,有什麼事麼?”

沈南遠薄唇冷淡地吐出兩個字:“離婚。”

話音落下的同時,沈南遠的目光從未離開過謝月棠身上。

眾人皆知她與他水火不容,卻不曾知曉他早已傾心於謝月棠良久。

婚是騙來的,媳婦兒也是騙來的。

本以為近水樓台先得月,可沈南遠不曾想到謝月棠居然真的可以做到表麵夫妻!

他被謝月棠冷了一年多,今天就來看看她到底是什麼想法。

離婚,倒是一個不錯的藉口。

謝月棠懵了一瞬,很快就從原主的記憶裡翻找出解釋,並且匹配上同義詞。

離婚就是和離。

古話說出嫁從夫,離婚不好,絕不同意!

她抿著唇,拉出長長的一條線,十分不悅。

無論是她的親生父母,還是記憶裡的父母,都說過謝家不興離婚,立家到如今都從未有過先例。

將軍就應該從一而終,不允許任何人或者事破壞婚姻。

謝月棠仔細回想了一下,確認記憶裡父母表達的意思是希望她好好考慮嫁給他這個選擇。

“和離,絕不可能。”

謝月棠盯著他頗為陰柔的臉龐和削瘦的身材,捏緊了拳頭,她既然繼承了原主的身體,自然要為原主做些事。

沈南遠:石頭終於開竅了!?

謝月棠仔細打量著沈南遠,眉頭越來越緊。

個子挺高的,就是太瘦了,像個乾板猴,臉倒是白淨,可惜像樓裡的小倌兒。

這個男人看起來這麼弱不禁風,身邊肯定需要個護衛吧?

她拍著胸脯,鏗鏘有力道:“我很強,可以保護你。你不喜歡我,我可以幫你納妾,十個八個都不是問題。”

等等,納妾?

沈南遠麵色一僵,額角的青筋突突亂跳,一雙幽黑的眸子死死地盯著她,視線冰冷如霜。

然而這個膽大妄為、口無遮攔的女人,竟然還在喋喋不休地補充,反覆在他暴怒的底線上來回蹦躂,肆意拱火。

“我很大度,你的那些情人,我都可以給她們名分......”

“閉嘴!”

謝月棠看著對麵咬牙切齒的模樣,滿頭霧水十分不解。

難道自己說得不對嗎?像她這種大度的女子可真是太少見了!全國都冇有幾個的!他還有什麼不高興的?嘖,男人就是麻煩。

聽完全部對話的秘書,此刻雙腿都在打顫,分分鐘打出一個擺子,成為亞洲舞王。

秘書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再一次重新整理了對總裁夫人的印象。

他還是頭一次見有人可以把沈太子爺惹怒到這個地步的。

沈南遠深呼吸一口,壓下怒火,吐出來的字眼還帶著火氣的嗆人,“不離婚可以,這幢房子是你砸的,賠錢吧。”

謝月棠瞳孔地震,低頭看了一眼秘書給的報價,差點被嚇到昏厥。

這天文數字!她得從原始人開始賺起!還是不吃不喝的那種!!

沈南遠他!他怎麼敢光天化日之下搶劫!?

“我冇錢。”

謝月棠梗著脖子,慢吞吞道。

沈南遠似笑非笑瞧著她,眸色卻十分陰騭。

“冇錢,可以用人來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