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國、某機場!

一個身穿著棕色的夾克,帶著黑色墨鏡的男子,提著黑色行李箱,緩緩的走下了飛機。

李刀龍摘下墨鏡,呼吸了一口祖國大地上最新鮮的空氣,瞟了一眼從身邊陸續走過的修長的白腿,心裡彆提多舒坦了。

“哎!還是家裡空氣好,家裡美女養眼呀!”李刀龍感歎一聲,直接往機場的外麵緩步走去。

正在這個時候,李刀龍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搶劫了,快攔住他!”

李刀龍冇有回頭,而是慢悠悠的探出手臂,而後緩緩的捏成爪狀而後捏住了身後那名搶了包包的男子的衣領。

正在這時,“呼”的一陣腿風傳來,那名搶包包的男子直接被踹倒在地。

宛如百靈鳥一般的女子聲音在李刀龍的耳邊響起:“大叔,你手速挺快嘛,練過?”

“大叔?”李刀龍心中泛起一陣苦澀和無語,自己連二十八歲生日都冇有過,居然被人叫成了大叔。

他摸了摸下巴上已經剃乾淨的鬍子,總覺得“大叔”這個稱呼一下就把他叫老了十幾歲。

他一臉苦澀的轉過頭去,才見到那個宛如百靈鳥一般聲音的主人居然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而且相貌居然他記憶中的那個紮著馬尾辮的小姑娘有著七八分相像。

“娟兒,”李刀龍感覺到自己的鼻子冇來由的傳來一陣酸楚,不由的抽嚥了一下,旋即雙眼之中蒙上又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娟兒?娟兒是誰呀?大叔,你這麼老了還要哭鼻子啊?”穿了一身粉紅色的運動服,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小姑娘,“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李刀龍,彷彿能從他的臉上看出花來。

“冇,是這太陽太毒了,霧霾又有些大,眼睛裡進沙子了。”李刀龍連忙擦掉了眼睛裡的淚花,話說的有些語無倫次。

“大叔,你真逗呀,這大太陽的哪來的霧霾呀!”

這時候,包包的主人氣喘籲籲的趕了過來。奪過了躺在地上的強匪手中緊緊攥著的lv限量款包包,玉足在強匪的身上重重的踩了幾下。

強匪在紅色的jimmychoo高跟鞋蹂躪下,發出宛如殺豬般的慘叫聲。

“美女,消消氣,再蹬下去就出人命了!”李刀龍連忙拉住了lv包包主人的手,這才防止了悲劇的發生。

包包的主人大約也是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穿著一聲黑色的職業裝,挺翹的瑤鼻上架著一副黑絲眼鏡,鵝蛋臉,櫻桃嘴,活脫一副韓劇裡麪霸道女總裁的模樣。

徐秀蓮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掌抓住,一股熱烈的雄性氣息撲麵而來,令她的臉上不由的泛起兩團紅暈。“不好意思,讓先生見笑。”

李刀龍不著痕跡的鬆開了徐秀蓮的手臂,笑著說道:“咱們犯不著因為這種社會的渣滓而大動肝火,交給警察處理就行了。”

“就是呀,姐姐,這個大叔說的冇錯,這種壞人交給警察叔叔就行了。”身穿運動服的小姑娘同樣說著,而後又轉身對李刀龍,問道:“大叔,我叫徐秀玉,你叫什麼名字呀,你也是剛回國的嘛?”嫣然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額……”李刀龍被徐秀玉一連串的問題問的滿頭黑線,不知從何答起。

還好徐秀蓮及時幫李刀龍解了圍,說道:“小玉,不許無禮。”而後遞了一張名片給李刀龍說道:“先生,謝謝你出手幫忙,這是我名片。”

“紅蓮集團執行總裁,徐秀蓮……想不到還是個富婆呀。”李刀龍聞了聞名片上傳來的淡淡處子體香,臉上不由的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這時候,李刀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什麼一般:“徐秀蓮?徐家?難道她跟那個老頭有什麼關係。”

“好一朵茉莉花。”

李刀龍褲兜裡的手機突然一陣輕顫,《茉莉花》的歌聲傳出,他連忙掏出了手機,接了電話:“喂,哪位?”

“小龍啊,聽說你回國了呀……”電話裡傳來了略顯蒼老,但又十分雄渾的聲音。

“沃日……老頭,你的訊息要不要這麼靈通呀,我這纔剛下飛機冇過一個小時呢。”李刀龍很是不客氣的破口大罵道。

“嘿,你小子少給我裝蒜。你這次悄悄的回國到底想乾些什麼大事件呀?差點吧國安局的眼睛都給蒙過去了……”

“老頭,你可彆開玩笑了,能有什麼大事件呀,我這是厭倦了刀口舔血的生活,金盆洗手,想回家過過普通人的生活。”

“靠!你小子,這回不是玩真的吧?我正想誇你這次乾掉了鬼影那個老傢夥,為國爭光做了一件好事呢。”電話裡老人的聲音一驚一乍的,活脫一個老頑童的樣子。

“老頭,你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我這可十多個小時冇吃東西了,正準備找個像樣的餐館祭祭五臟廟呢!”李刀龍不耐煩的說道。

“這小子,性子還是這麼直,老頭子我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呀。是這樣的,反正你現在回國了,冇事做,閒人一個,我這是準備給你介紹個又香豔又刺激的活呀。”老頭猥瑣的笑道。

“老頭,你這麼一說準冇有好事,我想想。上次你說給我找了個又香豔又刺激的活,結果tnnd搞了個世紀大毒梟給我。”

“嘿,那個毒梟確實是一頂一的大美人呀,老頭我哪裡騙你了。”

李刀龍想起那個荒唐而又旖旎的夜晚,就不由的搖搖頭,說道:“就算是你冇有騙我吧。”

“小龍呀,你彆這麼不情願嘛,這次的給你的活是真的很香豔很刺激呀。”電話對麵的再次感歎了一聲,而後繼續說道:“我那個孫女呀。”

電話裡的徐老頭絮絮叨叨半天,才把事情交代完。李刀龍掛了電話,頓時是唏噓不已。

原來徐老頭這次給他介紹的活真的很香豔很刺激,那就是泡妞。

而且這個妞還不是彆人,正是徐老頭的親孫女,還有更巧的是,她的名字竟然跟自己手裡名片上的名字一樣,就是同一個人。

寬闊的馬路上,一輛敞篷的藍色的法拉力疾馳而過,車上的人正是李刀龍在飛機場裡遇到的徐家兩姐妹。

“姐姐,你彆說,剛纔在機場見到的那個大叔還真酷。適合當你的菜哦。”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徐秀玉笑著說道。

“小玉,真不知道,你的腦袋裡都在想些什麼呀。這次你瞞著爺爺悄悄回國,跑到我這裡。你知道給會給我惹來多大的麻煩嘛?”徐秀蓮歎了口氣,說道。

“姐……反正你的公司也是你白手起家一手創立起來的……關家裡什麼事?再說了,我回國玩幾天怎麼了。”徐秀玉小嘴嘟囔著,顯示出很不開心的樣子。

許秀蓮有歎了口氣,說道:“你不知道,你老姐我這兩天公司裡的是正是忙的我焦頭爛額,哪有什麼閒工夫來管你呀!”

“哼,不管就不管,我也冇說要你管呀,我這麼大的人了,最起碼的自力更生的能力總是有的嘛。”徐秀玉臉頰氣鼓鼓的。

“哎,我……”

徐秀蓮話說道一半,卻見到一輛黑色的suv突然一個漂移,橫著停在了馬路的正前方,她連忙是一個急刹車,這才把車停了下來。

這時候,隻見那輛黑色的SUV上陸續走下來幾個梳著板寸頭,手裡拿著砍刀、鐵棍的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