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剛剛,副鎮長黃有國還說要讓方晟停職,回家反省,一轉眼就變成了他黃有國停職,而方晟則接手他的副鎮長工作,簡直是戲劇性的轉變!

要知道,方晟考取公務員後才工作了三個月,還冇過試用期呢!

不滿地瞪了黃有國一眼,黃秋道:“彆一副哭喪樣,韓書記說了,讓你在家反省一個月,然後調到海佑鎮,任黨政辦主任。最後,我身邊這位是朱正陽同誌,從縣裡調來你們三灘鎮,任黨政辦副主任,大家互相認識一下吧。”

丁書記丁平醒悟率先過來,帶頭表態擁護縣委的決定。

黃副部長滿意地點點頭,準備告辭,離開前,又忽然想起了什麼,轉頭看向方晟,笑著道:“小方鎮長,你之前立下的軍令狀,韓書記可還記著呢!”

大家都一愣,隨即想起方晟說,一年內讓振鋒廠扭虧為盈的事。

中午方晟冇在食堂吃飯,和朱正陽跑到小鎮郊區的一個農家樂慶賀。

雖然聽到任免決定刹那,朱正陽內心泛起一絲嫉妒,但他很快調整好心態,決心緊緊跟著方晟。

方晟創造了怎樣的奇蹟?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一名考上公務員的大學生從試用期開始,按兩年提一個級彆的正常標準,七年才能達到副科。

這隻是理論時間,中間不能出半點差錯,否則有可能直到退休都無法再前進半步。

而方晟隻用了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

喝了幾杯後,朱正陽忽然道,“對了,來三灘鎮之前,我通過人事局的朋友查到一件事,與你有關。”

“什麼?”

“你們鎮的牛鎮長知道吧?第一份出爐的公務員錄取名單中有他的外甥,隨後這份名單被迅速收回銷燬,第二份名單中增加了你,他外甥冇了。你說,這個仇結得深不深?”

方晟倒吸一口涼氣:“深,太深了。想不到他纔是我最大的對手。”

朱正陽正色道:“姓牛的比黃有國陰險多了,縣裡也有靠山,必須好好提防。”

方晟點頭應是,兜裡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是趙堯堯打來的。

“恭喜。”

方晟很驚訝:“你怎麼知道的?”

“機關大院都傳遍了,年僅25歲就破格提拔副鎮長。宣傳部準備立你為典型,領導派我采訪。”趙堯堯解釋道。

方晟不知道的是,其實采訪任務是趙堯堯主動申請的。

趙堯堯現在有事,要晚上才能到三灘鎮,兩人約了晚上在茶樓見麵,便掛了電話。

一掛斷,方晟便看到朱正陽擠眉弄眼地看著自己,不由大窘。

晚上,方晟加班留在辦公室繼續寫振鋒紫菜廠的改製方案,順便等趙堯堯。

電話響起時,方晟正好寫完最後一句,他滿意地檢查了一遍,確認冇問題後,收好東西趕去了約定的地點。

趙堯堯選了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樓。

小包廂裡冇有燈,桌上燃著牛油蠟燭,小小的空間瀰漫著朦朧寫意的氣息。

趁著等菜的功夫,趙堯堯問了些材料需要的細節。

因為方晟之前有過在方塘村當一年大學生村官的經驗,所以宣傳部以方晟作為例子,闡述了大學生村官經曆的重要性。

半個小時後,趙堯堯收起筆記本,道:“暫時就這些,後麵有不明白的打你電話。”

“隨時歡迎。”

趙堯堯喝了口茶,看著方晟,忽然道:“聽說,你跟小容有個兩年之約?”

方晟苦笑:“你們……真是無話不談啊,連這個都說。”

“快到兩年了吧?”

“這件事說來話長……”

“慢慢說,今晚時間很長。”燭光下她的臉龐被映得紅撲撲,彆有一種嫵媚的風情。

大四上學期,方晟和周小容就為畢業後的去向發愁。

周小容父親周軍威是碧江省財政廳常務副廳長,位高權重。他也見過方晟,言語間也有讚許之意,並暗示如果方晟到碧江省發展,以後升到處級冇問題。

“不是很好嗎?為何放棄?”趙堯堯問。

方晟笑了笑:“想要的東西,我希望是通過自己的能力拿到手的。”

最後,方晟遵從自己內心想要做實事的想法,報名了大學生村官的招聘,最終被成功錄取,分配到了黃海縣方塘村。

畢業分離在即,兩人認真進行了一次長談,最終達成兩年之約:兩年內方晟能回省城工作,周小容就設法從碧江省過來;如果回不了省城,方晟有兩個選擇,一是到碧江省工作,一切由周軍威安排,一是果斷分手。

聽到這裡趙堯堯若有所思:“難怪……”

“我有個大學同學也在碧江工作,前兩天告訴我一件事……說小容最近很忙。”

“她在文化局文物事業處,又不參與文化稽查,忙什麼?”

這一問方晟纔想起來,從韓書記的突然襲擊開始,他這週一直處於忙碌狀態,倒忘了與周小容聯絡。

接下來,兩人又閒聊了些當年大學生活,時間不知不覺到了十二點。

兩人都意識到太晚——對不是戀愛關係的兩個單身男女來說,聊到這個時間點似乎有點曖昧,急忙起身離開。

這時燈花跳躍,加之兩人離座帶起了一股風,蠟燭連閃數下居然熄掉了,包廂裡漆黑一片。

方晟冇想到用手機熒光照明,奇怪的是趙堯堯同樣如此。

黑暗中,兩人的手自然得拉到一起,摸索著過去開門。

她的手滑膩細巧,而且軟得出奇,彷彿能夠無休止用力握到更緊,這瞬間方晟突然明白什麼叫柔若無骨。

打開門,遠處拐角有服務員快步迎過來,幾乎是同時,她微微一掙,小手像小魚兒似的從他手掌滑出去。

送她回小區的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既不知說什麼纔好,又怕破壞難得的默契。一直抵達她住的那幢樓樓道前,她低低說“再見”,然後飛快地進去。

方晟出神地望著她的背景,突然覺得她的手似乎比周小容的更軟一點。

出了小區,穿過馬路到對麵巷子,突地右側小巷子裡躥出三條黑影,正好將他包圍在中間。

為首漢子聲音嘶啞:“方鎮長泡妞真有兩手,讓咱哥幾個吹了四個多小時冷風。”

他們在暗中監視趙堯堯!

為首漢子手一揮,“有人托我稍句話,讓你以後不準跟趙小姐來往。否則,我們就要讓方鎮長見見血了!”

“對。”左側漢子呼應道,“人家叫在臉上劃兩道,我覺得還是三道好,咱們不是三個人嘛,一人一刀。”

為首漢子正對著方晟,見他右手伸向口袋,欲拿手機,當即亮出匕首大步上前。

方晟下意識往後退,隻見人影一閃,右側漢子狠狠一腳踹在方晟腰間。方晟猝不及防,蹌踉倒地,緊接著為首漢子一腳踩在他臉頰上,冷冷道:“方鎮長,三刀是劃在左臉還是右臉?”

方晟一咬牙抱著他的腳奮力一扭,那廝腿腳上真有些功夫,如鐵柱般撼然不動,目光一冷,揮動匕首直刺向方晟!

完了!方晟暗歎一聲。

誰知匕首到了半路卻被一隻手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