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國,寧王府,新房內。

新娘林詩詩穿著大紅嫁衣,蓋著紅蓋頭,羞澀的坐在新床上等著她的新郎。

她終於嫁給了她愛慕已久的寧王軒轅卓,雖然她知道父親和寧王之間有些小誤會,但是不要緊,她一定會讓她的卓哥哥明白,他們林家對他一直是忠心耿耿的。

想到這裡林詩詩在紅蓋頭下的俏臉笑得像花朵般嬌豔。

突然,新房門'嘣'的被踢開,一道紅色的高大身影快速衝進來。

“林詩詩,你竟然給本王下藥,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及!”

寧王軒轅卓一邊怒吼著,一邊衝過來掐住了林詩詩的脖子。

林詩詩瞬間感覺無法呼吸,她一把掀開蓋頭,看向軒轅卓。

他穿著一身大紅直裰婚服,欣長如玉,氣質卓然,完美的臉部線條如天工雕琢,隻是高貴俊美的臉上,佈滿細細密密的汗珠,他呼吸急促,臉頰潮紅,怒目圓睜的看著她。

看到軒轅卓這樣,林詩詩也慌了,她使勁推開他的手:

“卓哥哥,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啊?”

“你少在這裡裝了,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那本王就成全你!”

軒轅卓一把把林詩詩推倒在床上,幾下撕開她的衣服,女孩兒潔白如玉的皮膚瞬間暴露在空氣中。

“卓哥哥,你到底怎麼了?卓哥哥......”

不管林詩詩怎麼掙紮,軒轅卓還是冇有理會。

林詩詩幾乎被折磨暈了,迷迷糊糊中軒轅卓快速穿好衣服,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厭惡的說:

“林詩詩,你記住了,過了今晚,你就什麼都不是!”

林詩詩滿身紫痕,擎著淚水看著男人高大的背影揚長而去,她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來......

十個月後

寧王府,亭台樓閣,花前月下,流水潺潺,一派的寧靜祥和。

“啊......啊......小嬋,我怕是要生了,快把接生婆叫來......”

突然寧王妃林詩詩的房間裡傳出撕心裂肺的叫聲,和虛弱的吩咐。

霎時,整個王府燈火通明,丫鬟婆子們紛紛的跑向了王妃的房間。

剛纔還一派祥和的寧王府,此刻熱鬨的不得了。

“王妃用力呀,用力呀,已經看到頭了......”

林詩詩用儘最後的力氣,

“啊”的大叫了一聲。

一聲嬰兒的啼哭響徹了整個王府。

接生婆抱著粉嫩的小嬰兒給林詩詩看:“王妃,是個小世子!”

聽著孩子洪亮的哭聲,看著小嬰兒粉嫩可愛的臉,早就用儘力氣的林詩詩笑笑暈過去了。

接生婆把孩子交給奶媽,正準備給王妃清洗,突然變了臉色,大叫道:“不好,王妃肚子裡好像還有一個,王妃可彆暈啊!......”

“小姐,小姐,你彆暈啊,肚子裡還有一個孩子呢......”

小嬋湊上前,拉著王妃的手,著急的叫喊著。

可是林詩詩卻已經陷入昏迷,怎麼都叫不醒。

王府的下人們亂成了一鍋粥,個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隻能救一個了,現在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呀?”

趕來的魏大夫歎了口氣,最後問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