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

嵐驍坐在飛機上,看著手中最新一期的雜誌,上麵刊登著一則極其爆炸的訊息:

蕭氏集團總裁蕭瑾瑜即將迎娶當紅女星唐媛!

她本來對這些新聞並不感冒,但她看清楚雜誌上上蕭瑾瑜的照片之後,立刻反映過來這就是五年前的男人,瞬間心慌不已,手心冒汗。

她合上雜誌,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罷了,她這次回國又不是為了聽八卦,先處理正事要緊!

嵐驍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兩個孩子已經睡著,然後悄悄地從包中掏出幾天前收到的信再次檢視。

信裡麵的內容很明顯是一個知道內情的人寫的,嵐驍快速在腦海中調取關於母親去世的記憶。

當年母親去世的時候,她的丈夫嵐鋒對外宣稱是病逝,但是身體一直好好的母親怎麼可能會突然去世?

更蹊蹺的是,嵐鋒任何悲傷,第二天直接娶了嵐羽的母親。

這一切的一切,不禁讓她開始懷疑母親的真正死因。

她想問問這個寄信的人,也嘗試按照寄信地址寄過去幾封信,但是石沉大海,這封信的寄信人卻怎麼都聯絡不上。

直到昨天晚上,她收到一封帶血的信封,上麵隻寫了七個字:

回嵐家,看後速燒!

嵐驍心裡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她猜到這個寄信的人很可能已經凶多吉少,這才按照信上的要求,帶著孩子馬不停蹄地趕回國內。

可是回國之後,想要調查這件事情,更是難上加難!

嵐夫人是個心思極其縝密的人,當年有關的人她一定處理掉了,現在她除了這封信,冇有任何證據。

她長長地歎了口氣。

——

S市第一人民醫院

嵐驍身穿一襲米白色風衣,氣場十足,帶著兩個孩子一起下車。

醫院門口烏壓壓地站了一群看到她之後,紛紛鞠躬:

“恭喜神醫嵐小姐屈尊入職S市第一人民醫院!”

嵐驍看都冇有看那些人,徑直走到醫院大門。

這時候,一個氣質不凡,穿著白大褂的男子朝她走來,這男子正是S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夏瑾年。

“來了?”

“嗯。”嵐驍點點頭,讓護士把孩子帶走。

兩人簡單寒暄幾句之後,嵐驍問道:

“院長,我想讓您幫忙找一下十年前嵐家的家庭醫生留下的診療記錄。”

“這……恐怕不太好找,我儘力。”

就在這時,一個護士跌跌撞撞地跑過來,“院長,39號病房的患者不肯接受治療,拒絕手術!”

“怎麼又是他?你去跟他說,這個手術不做,以後很影響婚後和諧的!”

夏瑾年眉頭緊皺,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院長,怎麼了?實在不行的話,我去幫忙勸勸。”

“這……”夏瑾年本來不想麻煩嵐驍,但是他已經對這個患者束手無策了,隻能死馬當活馬醫,“好的,那你去勸勸吧。”

嵐驍跟著護士上了樓,剛走到病房門口,就看到一隻玻璃杯被甩了出來,在地上跌的粉碎。

“我告訴你,唐媛,這個手術我死都不會做!”

這聲音很熟悉,似乎是五年前的男人。

她隔著門,看到了那張比雜誌上還要精緻百倍的臉,心裡咯噔一下。

蕭瑾瑜,想不到我會在這裡見到你!

“蕭總,為什麼……你就這麼不想要小孩嗎?”唐媛的聲音幾近哀求,人都快要跪在地上了。

嵐驍撇撇嘴,若不是親眼所見,她萬萬不會相信,心高氣傲的唐媛居然也有這麼卑微的一麵。

“萬一人家不是不想要小孩,人家隻是不想和你要小孩呢?”

嵐驍微微笑著,直接走了進去。

“你又是誰?”唐媛立刻站好,然後警惕地看著嵐驍,好像在提防著什麼。

嵐驍拉了把椅子坐下,“手術如果不做的話,影響的可是你們的後半生幸福,當然,如果哪些不良媒體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

“你!”唐媛憤怒地指著嵐驍,“我警告你,我們和醫院簽署過保密協議,如果你敢……”

“唐媛,你先出去!”蕭瑾瑜有些不耐煩,想要支走唐媛。

“蕭……”唐媛欲言又止,淚水在眼眶打轉。

“走啊!聽不到嗎?”蕭瑾瑜暴怒,猛拍桌子。

唐媛委屈地離開了,臨走前,她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嵐驍,那眼神彷彿要將她千刀萬剮。

嵐驍拿走護士手中的記錄本和筆,對護士說,“你也出去吧。”

一時間,房間安靜下來,隻剩他們兩人。

“蕭總,您為什麼不遵循醫生的建議呢?”

蕭瑾瑜情緒已經平複下來,他這才仔細打量眼前的女子,隨即勾起唇角。

“你很像一個人。”

“蕭總,請不要逃避問題。”

嵐驍帶著口罩和眼鏡,根本冇必要擔心他會認出自己,但她捏著筆的手微微顫抖,還是暴露了她的緊張。

蕭瑾瑜看向窗外,然後將原因娓娓道來:

“五年前,我睡了一個不知名的女人,觸犯了家規。”

聽到這裡,嵐驍的心咯噔一下,一不留神,手中的筆掉到了地上。

她尷尬極了,迅速撿起,對他說:

“不好意思,走神了,您繼續說。”

“那件事之後,我想了很多,第一,我本身不是很喜歡小孩,第二,為了避免以後冒出私生子,我就私自做了輸精管結紮手術。”

“唐媛利用家族勢力,一心想要和我結婚,這本來就是一場政治聯姻,我為了家族,就答應了。”

“誰知道唐媛居然動用關係查到了我結紮的事情,她逼著我做手術恢複正常。”

“剛纔那句話你說的挺對,我確實不想和她生孩子。”

嵐驍聽完,心驚膽顫。

這男人說話地語氣都冷冰冰的,要是知道她家裡還有他的兩個孩子……

嵐驍趕快掐斷思緒,直接說道:

“我雖然不知道你名下的家族有多麼龐大,但是,如果你家裡以後選擇繼承人的話,你名下冇有子嗣,領養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順,又該怎樣爭取家產呢?”

“我……”

嵐驍的話一針見血,他確實冇有想到以後,當初做決定不過是為了懲罰自己。

“依我的看法,你先做手術恢複,就算你真的不想要孩子,你大可以把責任撇出去,免得彆人說是你有問題,對你的形象造成損害,你覺得呢?”

蕭瑾瑜看著眼前的女子,唇角微微上揚,他本就帥氣,這表情更顯得他邪魅無比。

“你很聰明,也很有遠見。”

“多謝誇獎,我隻是一個小醫生,冇你想的那麼厲害。”

嵐驍謙虛地說完,蓋上筆帽。

“這個手術,我希望你來完成,當然,價格你來定。”

蕭瑾瑜似乎同意做手術了,但是嵐驍此刻眼珠一轉,有了一個新主意:

“我不要錢,但請你幫我一個忙。”

“你隻管說,能做到的,我會儘力去做。”

“我需要你幫我找一下嵐家的一個名叫林語芳的保姆。”

嵐驍知道蕭家擁有很發達的情報網,所以她覺得利用蕭家來調查這個事情會事半功倍。

“冇有問題,手術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行,我去準備一下。”

——

片刻之後,蕭瑾瑜做了區域性麻醉,被推進了手術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