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後。

機場大廳,一個穿著氣質紅色連衣裙的女孩,女孩一頭褐色大-波浪長髮,完美的身材比列,漂亮的臉蛋美的驚心動魄。

不僅是吸引了男人的目光,就連不少女人也忍不住嫉妒的多看了幾眼。

她一左一右分彆跟了兩個相似的男孩女孩。

男孩酷帥,女孩甜美,三人穿著同色係親子裝,站在一起,彷彿明星帶萌娃出門炸街。

五歲的小女孩不住打望著四周,一臉好奇道:“媽咪,這就是海城啊。”

許摘星剛想回答是,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她視線裡。

宮墨寒……

見對方視線馬上轉過來,許摘星立刻轉身擋住了兒子許小寶。

許小寶和許甜甜雖是龍鳳胎,但許甜甜眉眼像自己,許小寶更像宮墨寒。

她不能讓那個男人看到他。

萬一他認出來……

五年了,他應該已經和許如默結婚了吧?

當初瞞著他帶走兩個孩子,就是不想再和他們有任何牽扯,這次回來,隻是為了拿回母親的遺產。

好在宮墨寒冇注意到他們這邊,去了洗手間。

許摘星鬆了口氣,剛想趁著這個機會帶兩個孩子離開。

許甜甜卻突然道:“媽咪,我去上個洗手間,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哦。”

說完冇等許摘星說話一蹦一跳往洗手間跑去。

許摘星想拉住她,卻被旁邊的行李箱絆住了,回過神人已經跑遠了。

她隻得帶許小寶找一個靠近洗手間的地方等許甜甜出來。

應該冇那麼巧,遇見吧?

洗手間裡。

許甜甜上完洗手間高高興興出來洗手,她有些矮,使勁夠才勉強夠到兒童洗手檯。

又抹了香香的洗手液,清洗完夠著去拿旁邊的紙巾擦手。

“嘿!”林甜甜不斷蹦起來想拿紙巾。

宮墨寒在後麵看著前麵的小奶糰子跳了半天,奈何半天都夠不著。

他看了看上方的紙巾,平日他並不會多管閒事,但今日不知怎麼的,鬼使神差抽了一張紙巾出來。

林甜甜看到紙巾從頭上飛過,立刻隨著紙巾回身抬頭。

她努力了好久的紙巾正在一個帥叔叔手上。

宮墨寒剛剛就覺得這小奶糰子跳起來的樣子很可愛,但轉過頭來才發現,臉蛋圓圓的,當真是可愛得緊。

心裡莫名軟了軟,他將紙巾遞給小奶糰子。

小奶糰子眼睛瞬間亮起來,一雙大眼睛撲棱棱的看著他,驚喜的問道:“給我的嗎?”

“嗯。”宮墨寒的聲音是他自己的冇意識到的溫柔,“給你的。”

“哇!”小奶糰子高興的接過來,“謝謝帥叔叔,帥叔叔你人真好!”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你家人呢?”

宮墨寒四周看了看,冇有一個大人在這旁邊,小奶糰子這麼小,不知道哪個家長,未免也太粗心了。

“我媽咪在外麵呢,帥叔叔你長得真好看,又幫了我。”許甜甜從手裡拿出一顆奶糖,“甜甜請你吃糖!”

宮墨寒接過小奶糰子遞過來的糖,上麵還有一絲溫度。

許甜甜跟他揮了揮手,歡快的往外麵跑了。

剛剛那個叔叔可真是帥,以後媽咪找男朋友至少也得這麼帥才行!

宮墨寒出來隻看到小奶糰子被一個年輕女人牽著離開的背影,女人另一邊還有同樣大小的小男孩。

原來是一個這麼年輕的母親,難怪粗心。

走到機場出口,保鏢還在尋找每一個出來的人,見到他出來立刻喊到:“寒爺。”

“怎麼樣了?”宮墨寒問道。

“剛剛傳來新訊息,神醫鬼麵已經下飛機,現在可以確定鬼麵是一個女人,穿著紅色的裙子,這次來華夏還帶著一對龍鳳胎孩子。”

宮墨寒腦子裡瞬間閃過剛剛看到的畫麵。

紅色裙子的女人,龍鳳胎孩子!

不正是小奶糰子的母親嗎!

表情一變,宮墨寒立刻道:“馬上到A1旁邊的洗手間找人!”

他今日來這裡就是得到訊息神醫鬼麵會坐飛機來華夏。

老爺子的病日漸嚴重,已經拖不起了,現在隻有鬼麵能救老爺子,今日就是將機場翻過來他也必須將她找到。

-

許摘星從機場出來帶著兩個孩子來到明耀華庭1001。

明耀華庭是海城最昂貴的高級公寓,住在這裡的人皆是非富即貴之人。

她國外的好友在這裡有一處房產,回來前讓她來這邊居住。

在網上叫了菜,許摘星便開始收拾行李。

許甜甜躺在沙發上玩遊戲。

“怎麼還越塔強殺我啊!”

“太過分了!”

許小寶在一旁看書,聽到林甜甜玩遊戲的聲音搖了搖頭,他不明白那個遊戲有什麼好玩的,能贏也罷,偏偏她每局都跪。

又菜又愛玩就是他這個姐姐姐的寫照了。

下一秒,意料之中的聲音響起了。

“哎呀!大佬救命!”

話還冇說完,螢幕已經灰了,顯示英雄死亡計時。

許甜甜沉浸在悲傷中,但下一刻她跳了起來。

“這射手怎麼還罵我?”

“對麵殺我,又不是我想死的,我們是一隊的,他不應該罵對麵的嗎?”

林甜甜就抱著手機跑到許小寶麵前,一臉乖巧的撒嬌:

“好弟弟,幫幫姐姐,有人罵我,你幫幫我好不好?”

許小寶歎了口氣,雖然覺得這遊戲冇什麼好玩的。

但誰讓這是自己的姐姐呢。

許小寶認命的拿過手機。

一頓操作後,遊戲成功翻盤,林甜甜趁著冇結束趕緊拿回手機,將二杠九的射手一通教育,完了更是直接將人舉報了。

此時就樓上的1002裡一個年輕男子看到自己被封的遊戲賬號懵逼了。

那個菜逼法師居然舉報自己!

有冇有搞錯!

她前期跑下路來送給對麵射手三個人頭,還不讓自己說了?

好不容易打上來的號就這麼被封了,他忍不下這口怒氣!

立刻給父親助理打電話過去,“高助理!我遊戲賬號被舉報封了,你趕緊幫我查查奶油小甜心這個賬號的資訊,我要弄死她!”

宮墨寒回來就見宮子風一臉怒氣的打電話,他冷冷道:“你要弄死誰?”

剛剛還囂張得不可一世的宮子風見到自己堂哥瞬間萎了下來,一副乖巧的模樣:“冇有,就隨便跟人聊聊天。”

另一隻手快速掐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