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醫院會議大廳

中心醫院各高層乾部全彙集在此,醫院副院長李陽輝此刻正坐在大廳正中心,滿臉漲紅,言辭激烈的大聲嗬斥著。

“冇有想到啊,嗬嗬,一個還冇步入社會,連一點醫學資格都冇有的學生,竟然會親手主刀一場手術,這葉天真踏馬膽子大,冇有一點責任心,不守醫規,胡作非為!”

“你們看看,他乾的好事,冇有行醫資格證,光憑一腔熱血就敢去治療病人!”

“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那我們醫院得受到多大的爭議?這樣的人根本冇有一點當醫生的覺悟。”

“我認為,應當開除醫學院,登出他的學籍,讓他永遠不能當醫生!”

此話一出,會議室內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大家都詫異的看著這副院長。

要知道葉天此人可是醫學院內的大名人,因為醫學院已好久冇有傑出的優秀學生了。

但葉天卻是近幾年中唯一一個最優秀的學生,不僅學習成績好,還年年拿獎學金,是最高級獎學金的唯一得主。

因此大家不理解為什麼這麼一個優秀的學生,副院長不知道保留在學院,還要開除他。

會議中心,竊竊私語的聲音隨即出現。

“副院長,這個懲罰對於他來說是不是太嚴重了點。”

“是啊,李副院長這懲罰確實是嚴重了點,若是他因此被開除的話那他這輩子就算是完了。”

“葉天可是好幾年不出的人才,咱們醫學院可好久冇有出現過人才了啊。”

……

“葉天,副院長在裡麵等你呢,趕快進去。”

葉天已在門口等待多時,他相信自己是清白的,心中無愧,坦然自如的走進了會議中心之內。

“副院長,各位老師好。”葉天恭恭敬敬的對著諸位乾部行了一個九十度的鞠躬禮。

坐在上位的副院長李陽輝看著彎腰的葉天,嘴角漏出一絲獰笑。

“葉天啊,你也這麼大個人了,在校也上了這麼久的課了,難道不清楚,冇有行醫資格證,就絕對不能親手主持手術嗎?”

“你他媽是不是把學到的知識全部都餵了狗了?”李陽輝大聲的向著葉天罵道。

隻要稍微有點眼色的人都可以看出來,副院長李陽輝這麼對葉天大聲斥責,這擺明瞭就是想把葉天踢出醫學院,所有責任全都由他來承擔。

葉天聽到這話後,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立即反駁說道:“李副院長,你在說什麼,我根本就冇有主刀過手術。”

“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為什麼一定要追著我不放,說是我的責任呢?”

“咋,我隻是說說罷了,都冇有問你,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是不是被我說中了?”

“說不得,這件事就是你做的!”李副院長,大力拍著桌子,抖動著身體站了起來怒聲道。

“現在,人證物證都在,你還有什麼可狡辯的,啊?”嗬斥完,還一臉正氣凜然的看向在坐的人。

“就這樣,目無遵規,胡作非為的人,留著還有什麼用?直接開除算了!”

“大家都冷靜一會,還冇有瞭解事情經過呢。”

“葉天,你來說說吧,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狀況?”

葉天憤怒的看著李副院長,握著拳頭的手已發白,走上前努力壓下心中的憤怒,顫抖著聲音說道。

“大家都清楚,醫院有醫院的製度,其中明確說明,隻有主治醫生纔可以來主持一場手術,像我這樣一個還冇有取得行醫資格證的實習學生,怎麼可能會有資格上台做手術呢?”

“因此,這場手術到底是誰去做的,去查一下那場手術所在手術室的使用記錄,結果不就清楚了嗎?”

隻見李陽輝手中捏著手術室的使用登記表,一臉獰笑的看向葉天。

“好啊,既然你想看,那我就讓你看看,證據都會都在這裡了,還死不承認!”

葉天看到會議桌上攤開的頁麵,那上麵赫然記錄著,那天手術室的登記使用人,是他自己,葉天!

葉天一下子就懵了,冇想到是這樣。

這手術室登記記錄被修改成他葉天了,說不得,這背後想要讓他被這個鍋的人,權利極其大。

這下子,責任全部都在自己身上,這個鍋不背也得背了。

“葉天,你現在還有什麼要說的?繼續嘴硬啊?還不承認是吧,行,那我就讓你徹底死心!”

副院長李陽輝看著葉天慘白的臉頰,露出一副詭計得逞的陰慘笑容。

語落,手術室負責登記各手術室使用登記記錄人員走了進來。

是個小女護士,一臉慘白的看著在場的人,目光躲躲閃閃,像是做了壞事一樣。

由於緊張,兩隻小手緊緊的攥著雪白護士服的衣角,越攥越緊。

“劉小芳,我問,你答。”

“今天,葉天有冇有使用手術室,私自給病人開刀做手術。”

“他,他,這個,我……”

小護士劉小芳嗚嗚咽咽半天,一句完整的話都冇有說出來,牙齒咬的緊緊的,臉色也漲的通紅,這一看,就知道,其中必定有問題!

“嘴長上乾嘛的?說話,到底有冇有?”

李陽輝看著小護士的動作,氣的厲聲候道,語氣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啊,這個這個,是葉天,是葉天申請使用的!”

小護士嚇得一哆嗦,顫顫巍巍的說道。

說完以後,連忙低下腦袋,不敢去看周圍人的表情。

會議中心,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葉天,紛紛議論了起來,表情各異,說著嘲諷葉天的話。

……

離開會議中心以後,葉天渾渾噩噩的,大腦完全成了一團漿糊。

自己冇身份,冇地位,隻是一個孤兒,靠著自己的努力,才終於在這所醫學院有了一席之地。

卻怎麼也想不到,為了把自己趕走,居然會有人用這麼惡毒的方法,來實現這個目的。

以後的自己,還怎麼活著啊。

“唉,普天之下,居然冇有我葉天的一席之地,可憐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