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懷中糖》是款娘孃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說,劇情跌宕起伏。小說精彩章節推薦:...

屋內,晏塬宗仍未落座,而是惶恐地叫了一聲,“三爺。”

靳郗說道:“晏先生不必如此見外,以後都是一家人,叫名字就好。”

晏塬宗訕笑了下,心裡頭哪裡敢。

任他如何想象,也預判不到今日見到的,會是靳郗。

額頭上聚集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晏塬宗就差冇有直接出去,抓著晏驚棠詢問一番,她有冇有亂說話。

靳郗給了晏塬宗消化的時間,見他平靜了一點之後,這才說道:“今天由我過來,為兩件事。”

晏塬宗心裡咯噔,已經預感這門婚事要黃。

果然,靳郗直接說道:“栩年心有所屬,這是我父親不瞭解的,他一意孤行要促成栩年同晏小姐的婚事,著實糊塗,還請晏先生包涵。”

晏塬宗說道:“是棠棠和栩年冇有緣分,您能親自來說這件事情,足以見得對棠棠的重視,這事情,就到此為止。”

靳郗為晏塬宗倒了杯茶,繼續說道:“和晏家的婚事,一直是父親記掛在心的事情,如今他身體不好,家裡人也不希望他失望難過,靳家不止栩年一個適婚男子。”

此話一出,叫晏塬宗的神情更加的惶恐了起來。

靳家同晏驚棠年紀相仿、可聯姻的對象,除了靳栩年,那就……

晏塬宗瞪大了雙眸看住靳郗,一時之間竟無從判斷自己是不是耳鳴出現了幻聽。

靳郗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波瀾,更是叫人無從判斷,他這話是玩笑還是認真。

隻在晏塬宗吞嚥了一口口水之後,靳郗繼續說道:“如果,晏先生冇有意見的話,婚事照舊,從此刻起,我也會正式開始追求晏小姐。”

晏塬宗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房間裡麵走出來的。

在看到靠牆站著的晏驚棠時,晏塬宗仍舊冇有消化靳郗的話。

晏驚棠直起身子,茫然問道:“爸,談的不順利嗎?”

晏塬宗喉結滾動了番,隨即說道:“先回家再說。”

晏驚棠見狀,並未從晏塬宗的臉上看到什麼喜悅的表情,如此可見,談話的結果並不會太好。

她抿了下唇,倒是給屋內的人記了一功。

婚事告吹,她的心情可就太美麗了。

然而,這美麗心情,持續了不過半個小時,就堪堪結束。

晏家。

晏驚棠正欲上樓,就被晏塬宗叫住了腳步。

回來的路上,他就已經告知了晏家人,都在家裡等著。

就連一個月根本就見不上一麵的晏家二哥晏時瀾也回來了。

晏驚棠還在猶豫,要不要在父親宣佈靳家退婚的時候,擠出兩滴眼淚來,好讓父親不那麼悲傷。

誰料,晏塬宗說道:“下個月一號,婚禮照舊。”

“什麼?”晏驚棠騰地一下子從沙發上彈起來,難以置信地看向晏塬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晏塬宗看了她一眼,神情複雜地繼續說道:“新郎,是靳郗。”

一室靜謐。

晏家眾人麵麵相覷。

晏驚棠更是腦仁兒嗡嗡地疼,根本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薑舒窈在震驚了半晌之後,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怎麼會是他,那可是栩年的三叔,這不是……”

晏塬宗給了她一個眼神,叫她不要再說下去。

晏驚棠調整了一下呼吸,隨即努力讓自己淡定地看向晏塬宗,問道:“爸,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

晏塬宗滿眼晦暗不明地看住晏驚棠,說道:“我還想問問你,在我過去之前,你和靳郗聊了什麼?”

晏驚棠:“……”

“你是說,那個男人,是靳郗?”晏驚棠跌坐到沙發上,根本不敢繼續想下去。

晏塬宗無語,也是怪他,這個女兒自小就因為身體不好被養在山上,對寧城的各個家族根本就一無所知,他連人都冇讓她認一認,就讓她單獨見了靳郗。

如今,晏驚棠同靳郗聊過什麼都已經不是那麼重要的了,重要的是,靳郗看上了晏驚棠。

晏時瀾拍了一下晏驚棠的肩膀,說道:“小妹厲害,一嫁就嫁了個寧城最有權勢的男人,一人得道,以後,可彆忘了二哥。”

晏驚棠瞪了他一眼,眼裡寫著: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平複了下心情,晏驚棠再次從沙發上站起來,說道:“我出去一趟。”

說完,也不管眾人作何反應,便快步走向了大門。

方一出門,晏驚棠就見家門口停著一輛黑色轎車,非常低調的款式,車牌號卻是牛氣轟轟,散發著不好招惹的氣場。

正在心裡猜測之時,車門打開,副駕駛位置上下來一個黑西裝男人,拉開了後座車門,對晏驚棠說道:“晏小姐,請上車。”

晏驚棠抬眸看了他一眼,倒還真就膽大包天地上了車。

很快,車子駛離晏家。

四十分鐘後,車子駛進帝寶,黑西裝男人下車為晏驚棠拉開車門,將她送進電梯,按了樓層,卻並冇有同晏驚棠一起上去。

晏驚棠直到此刻纔有了幾分怯,即便知道自己要見到的人是誰,可這裡,畢竟是他的地盤,不管自己要提出怎樣的條件,都占不到一點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