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的在逃神醫妃》 小說介紹

王爺的在逃神醫妃(蘇淺淺,李鈞燁)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王爺的在逃神醫妃》 第3章 免費試讀

“你,不要轉移話題,快把姦夫交出來。”蘇芸芸可謂是急中生智,強行把劇情擰了回來,一邊心虛地不敢看蘇嘉嘉,一邊像隻瘋狗一樣咬住蘇淺淺不放,放在往常,這是最能令蘇嘉嘉開心的事情。

“哼,你少挑撥離間,蘇淺淺你死定了,你個**,快把姦夫給交出來。”

“姦夫?”蘇淺淺懶懶地起身,反問道:“妹妹從哪裡聽說我這裡有姦夫的?”

“我……我們親眼看見的,你在街上強搶民男。”

“哦?妹妹是喝多了,眼花了吧。我怎麼不知道?”

“哼,有冇有你說了不算,掀開簾子看看便知。”說著,她就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蘇淺淺目光一沉,一個翻身起來。

蘇芸芸的雙手突然遭到重物襲擊,頓時無力的垂了下去,猛地抬頭一看,蘇淺淺揹著手,陰測測地俯視著她,冷聲教訓道:“真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蘇芸芸,你不過是庶出的女兒,可還記得我是你嫡長姐。”

大楚國嫡庶分明,蘇淺淺乃是原配嫡出的長女,地位自然遠高於庶出的妹妹。

若不是母親去得早,原主性子又軟弱,也不至於被欺負到這個份上。

蘇芸芸被蘇淺淺的氣勢嚇住了,但很快便又重拾了勇氣,謾罵道:“你算什麼嫡長姐,雲氏乃是戴罪之身,一個罪女,下堂之妻的女兒,也敢叫囂?你在府上,連下人都不如,拿什麼喬?”

啪~

蘇淺淺的耳光也毫不手軟,一下子都把蘇芸芸打蒙了。

“這一巴掌,給你長長記性,下堂之妻也是妻,而你娘楊姨娘說好聽點是妾,說不好聽點就是奴婢,奴婢的女兒也敢在這裡放肆!”

這是往蘇芸芸的傷口上撒鹽,她氣得渾身顫抖,正要跟蘇淺淺扭打。

蘇嘉嘉顧及還有李鈞承在場,急忙攔在蘇芸芸麵前,嬌柔地道:“若是長姐清清白白,不如拉開簾子一看,也好消了疑慮,若是長姐真的偷了人,即便是嫡長女,父親隻怕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裸的威脅。

“掀簾子自然可以,可我平白被汙了清白,又該怎麼算?”

“你這醜八怪能有什麼清白,放眼京城,有誰會願意娶你。”蘇芸芸真是氣瘋了,纔來了這麼一句,頓時李鈞承的臉就黑了下來。

她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隻好閉了嘴。

“若是冇有,芸兒自然要向你道歉的。”

“我不道歉。”蘇芸芸看了看左右,太子和蘇嘉嘉都冇有替她說情的意思,又把話嚥了回去。

“不夠,我要她跪著道歉。”蘇淺淺欠揍地說道。

“你不要太過分了。”蘇芸芸色厲內荏。

蘇嘉嘉也覺得有些為難,“長姐,父親常說家和萬事興,還是不要……”

“既然如此,那就彆造謠我偷人,家和萬事興,二妹也不想挑事吧。”蘇淺淺揚眉道。

蘇嘉嘉被噎了一臉,隻能把壓力給到蘇芸芸,蘇芸芸無奈,隻能委屈地應了下來。

這對姐妹真是雙標。

也不等人過來,蘇淺淺便把簾子掀開了,裡麵清清白白,什麼也冇有。

“好了,下跪道歉吧!”

“怎麼會冇有?”蘇芸芸眼睛都瞪直了,她明明……明明有男人在的?門窗都是封死的,不可能跑了。

蘇芸芸眼睛提溜亂轉,突然喊道:“對,床底下,你肯定把人藏在床底下了。”

“你有完冇完啊!”蘇淺淺露出怒容,堅決攔在床前,不讓人檢視。

那個漂亮的美男子,她確實是非常粗暴地丟進床底下了,她這要能讓人搜,就不叫蘇淺淺了。“你不會是輸不起吧,少找什麼藉口,趕緊下跪認錯。”

太子李鈞承有些不耐煩了,他一大早過來,可不是看小女人吵架的,他看都不想看蘇淺淺這個醜陋的女人一眼,提劍便上。

“哎,慢著。”蘇淺淺笑著撥開了劍,她一個人坐在床中間,把下麵護得嚴嚴實實。

她雖然出身於江湖,但也知道名聲對於一個閨閣女子的重要,那個男人是絕對不能被人從這裡搜出來的,如果李鈞承繼續上前來,她隻能動手,雖然冇有把握反倒所有的人,但也得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