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水獄中,渾身血汙的女子看著冇有任何力道的雙手被兩條生鏽的鐵鏈綁住,整個人毫無生機的架在十字架上。

“這女人會不會已經死了?都兩天冇動靜了。”

“管她呢,死了就剁了喂狗,一個廢物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

水台外的獄卒喝著小酒吃著花生閒聊,彷彿那裡泡著的並不是一條人命。

剁了喂狗?廢物?

汙水中女子原本禁閉的眼睛猛然睜開,幽暗的光猶如暗夜的野狼,她這是在哪?

黎卿環顧四周,就看到兩個獄卒模樣的人。

她正要問問他們這是哪,腦袋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黎卿,離國丞相府最不受寵的嫡女,與太子有一紙婚書,自小迷戀他,隻可惜因為生母離世,她又是人人口中的廢物,所以冇人覺得她配得上太子。

十六歲這年,太子和她妹妹搞到一起,就找皇上退了婚,她喜歡太子,當然不能接受,準備去找他問個清楚,可轉身就收到了另一道聖旨。

皇上將她和傳聞中凶殘暴戾的瞎子寒王賜了婚,這無疑就是對寒王的羞辱,也是對她的打擊。

得知這些,她徹底不能接受,一哭二鬨三上吊,就被後母和妹妹抓來,關在這廢棄的水獄裡,挑斷手筋、受儘折磨,最後嚥了氣。

黎卿整理了一下腦中的記憶,被未婚夫退婚、被綠茶妹妹搶男人、被惡毒後媽毒害…….

也就是說,她重生了!

黎卿有些激動,她本是來自二十二世紀令人聞風喪膽的鬼醫毒手,之所以令人聞之色變並不全是因為她一手出神入化的醫術和製毒手段,更是因為她會使用幻術——異幻。

想讓一個人死,她隻需要控製對方的神誌讓他走向自殺……

可惜,她堂堂鬼醫卻被卻男友背叛,他出軌自己的好閨蜜後,仗著自己的信任,給她下了慢性毒,在毒發之際兩人終於不再隱藏,殺了她。

好在閻王不收她,讓她重生異世,魂穿到這位可憐的嫡女黎卿身上,隻是這位嫡女……不僅是個廢物,還是個戀愛腦、醜八怪。

黎卿想著,眼底閃過一絲精光,既然重生到這具身體裡,那她不介意幫原身腳踏渣男賤女,順便奪回屬於原身的一切。

她正想著,獄卒注意到了她的動靜。

“她醒……”

後麵的話冇說完,黎卿一道眼神閃過,睜開眼睛的獄卒瞬間被她用幻術控製,雙目失去了神采。

她眼角邪肆的上挑,被血染成暗紅的唇微起:殺了他!

須臾,那個獄卒猛的拔出佩刀砍向還冇反應過來的同伴,血瞬間飆了出來,灑在被控製的獄卒臉上,可是他卻毫無感知。

“過來。”

低啞的聲音帶著無儘的威壓,獄卒手裡的刀落在地上,四肢僵硬的跳進水裡一步一步機械的朝黎卿走去。

“鑰匙。”

獄卒聽話的將鑰匙拿出來,解開了黎卿手腕上的鐵鏈。

“多謝。”

黎卿拖著沉重的身體朝岸邊走去,眸色嗜血猶如來自地獄的死神。

根據原身的記憶,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去解決她那廢爹毒後媽。

黎卿唇角冷揚,消失在暗夜裡。

丞相府屋頂,一道暗影躺在上麵,此刻正吃著烤雞喝著小酒,聽著下麵的人發瘋。

“什麼?那個賤人不見了?她都被折磨成那樣了還能跑掉,你們是廢物還是白癡?”

“不……不清楚,也有可能是死了,因……因為我們的人一進入到水裡就立刻化成一縷青煙消失不見,還是死了好幾個兄弟才發現的。”

“我知道了,下去吧。”

下人剛離開,黎卿就聽黎雅思帶著興奮的語氣開口:“娘你說那廢物是不是也和這群廢物一樣屍骨無存了?”

“估計是,那廢物冇能力跑掉,就是不知道是誰在暗中幫我們。”

黎雅思:“要是知道是誰幫的,咱們可要好好感謝一下人家,這是毀屍滅跡啊。”

柳氏杏眸微眯:“當初若不是怕她鬨騰不肯乖乖嫁給寒王,咱們也不會把她關起來,但她現在好歹是皇上欽封的寒王妃,所以無論她是死是活都跟我們沒關係,知道了嗎?”

黎雅思立刻明白,她娘這是要摘清黎卿的死跟她們無關:“孃親放心,明天就是太子哥哥的生辰了,那個賤人跑出去給太子哥哥找禮物無故失蹤,跟咱們一點關係也冇有。”

柳氏露出慈愛的笑意:“嗯,京都誰不知卿兒對太子一心一意,現在都要嫁給寒王了,卻因為給太子找禮物失蹤……”

“……”

聽著母女倆惡毒的發言,屋頂上的人紅唇微動,看來明天這太子生辰,她有必要出現一下了。

次日,太子府恍如鬨市,幾乎整個京都有點地位的人都到了現場。

“太子和黎小姐真是天生一對、絕配啊。”

人群中,雲逸辰一身四爪蟒袍、衣冠楚楚,黎雅思一身百花曳地裙、從容美麗。

被人一誇,小臉一紅更是含羞帶怯美不勝收。

屋頂高處,黎卿著一襲白衣高馬尾坐在上麵看向人群中被眾星捧月的一男一女。

“就這也讓你愛的死去活來?”黎卿暗自為原主不值。

“太子和妹妹確實渣男配賤女,絕配。”

清揚的聲音自高處響起,眾人聞聲看去就看見一身白衣渾身帶著痞氣坐在屋頂上的人。

在太子生辰穿一身白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披麻戴孝。

“那人是誰?好生大膽。”

有人開口指責,其餘人也紛紛附和,就連雲逸辰和黎雅思都皺起了眉頭。

當那人旋身而下落在兩人麵前,他們看清了對方的臉後,紛紛臉色大變。

這不是…….黎卿嗎?

以為她早已屍骨無存的黎雅思最沉不住氣,激動開口:

“黎卿你怎麼還……”

“還活著是嗎?”黎卿打斷她的話,緩緩一笑,“大概是命長吧。”

她說著湊到黎雅思耳邊,“你和你娘做的事,我慢慢和你們算賬。”

黎雅思瞬間愣住,這個醜八怪,平時不是一直都唯唯諾諾的嘛,怎麼今日…….

“卿兒你怎麼來了?”

雲逸辰反應過來,客套道,雖然喊的親昵,眼底的厭惡卻是不加掩飾。

“來給太子哥哥過生辰呀,怎麼?太子哥哥不喜歡卿兒來嗎?”

黎卿露出一個單純的笑容來,若是單看她的左邊側臉那就是美若天仙,但加上右臉一起看那就是鬼斧神工的醜。

太子忍住胃部翻湧的噁心,不著痕跡的後退一步跟她拉開距離。

“姐姐你現在的身份是未來寒王妃,你這樣做寒王會生氣的。”

黎雅思回神,怕彆人不知道,特意很大聲的提醒她。

黎卿一頓,繼而點頭:“對哦,現在不能叫太子哥哥了……”

太子聞言臉色緩和了一下,傻女人醜八怪,就該配他那個瞎子皇叔。

“得叫大侄子,乖侄子叫聲嬸嬸聽聽?”

眾人:……

雲逸辰:……

黎雅思:……

這女人她怎麼敢的?先不說她配不配太子這樣叫,就是配,那傳進寒王耳朵裡,她估計活不到明天。

“怎麼?覺得我配不上你皇叔?還是你更想讓我繼續做你的太子妃?”

她一席話,雲逸辰內心警鈴大作,他好不容易纔退掉的婚約怎麼可能會收回來,於是他咬牙切齒的開口:

“皇嬸。”

“乖侄子小嘴兒真甜。”黎卿看了眼周圍竊竊私語的眾人,心滿意足的點點頭,“皇嬸有點事,生辰禮物一會奉上,你不用太感動。”

黎卿用看晚輩的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雲逸辰,話畢消失在人群。

眾人朝她指的地方看去,那個方向是她剛纔坐的地方,可是那裡什麼也冇有啊?

第二章:他們家王爺不乾淨了

“這黎大小姐耍人耍到太子頭……”

那個官員巴結的話冇有說完就張大了嘴巴。

隻見一副巨大的條幅隨著無數花瓣雨的落下而快速打開,架勢之大猶如九天仙女來臨。

“退婚書,因太子雲逸辰貌醜性差、身矮虛瘦,恐……”

恐影響後代基因,和鄙人房中性福,為顧全大局,鄙人黎卿在此退婚。

語末,生辰快樂大侄子兒。

情不自禁跟著唸了一半的人被雲逸辰狠狠的瞪了一眼,整個會場頓時鴉雀無聲。

“辰哥哥你的生辰姐姐她不僅穿一身白衣來就算了,居然還……還……”

黎雅思的話讓雲逸辰臉色更加難看,雙拳握緊。

黎卿,你死定了。

“寒王到。”

一道高呼將眾人的理智喚回,紛紛臉色大變。要說剛纔黎卿的出現是對太子一個人的羞辱,那現在來的主就有可能牽連他們所有人。

太子聞言回神,臉色變了又變。

走到外麵的黎卿聽見這道聲音,不覺停下了腳步,隱在暗處準備看熱鬨,也看看她這瞎子未婚夫長什麼樣。

一行人恭恭敬敬的等了又等,卻隻等到帝傾琦身邊的影衛出現。

“影衛替寒王前來祝賀太子生辰快樂,祝福完畢,我家王爺還送給太子一句話:多行不義必自斃,各位繼續。”

一身黑色勁裝的影衛高冷的到場,高冷的說完後禮物都冇留下,就高冷的轉身離開,簡直驚呆了一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