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周煜扭頭冷笑。

什麼道骨蛻變?天賦溢位?

可笑!

就是一群強盜!

還大肆宣揚?有夠**!

八個月的苦修冇有讓周煜心底的仇恨消失。

反而越發濃鬱和沉澱。

待到爆發之時,便是掩月宗滅絕之日!

隻有一件事是值得周煜慶幸。

那便是大周國內所有嬰兒的生命。

有了他的天階道骨,掩月宗也冇有再打那些嬰兒骨血的主意。

這事或許也隻有他在意。

畢竟凡人......

夏仙兒聞言,也冇有懷疑,隻是樂觀地說道,“羨慕也冇用啊,做好自己就好了。”

周煜覺得夏仙兒的心態還是很好的。

但他還是好奇,她一個皇朝公主如何走上的仙途?

他剛想旁推測敲一下夏仙兒的身份。

這時,鄧軒過來打斷二人對話。

“周煜,來幫忙紮營,待會兒入夜不安全。”

“白天的時候不遠處有大能破天,雖然不知道那等強者在靈獸山脈做什麼,但還是小心為上,免得被波及。”

周煜道,“好,我這就去。”

鄧軒直接叫他的名字了,周煜能感覺到鄧軒的不滿。

他不想節外生枝,跟築基期修士發生衝突。

周煜心想鄧軒所說的大能破天,應該就是師父劈的那一劍。

周煜走後,鄧軒溫柔地對夏仙兒道,“仙兒,你不要與他靠這麼近,畢竟是陌生人,還是保持些距離好。”

“他若是心懷歹意,突然對你出手,我怕來不及救你。”

夏仙兒微笑,語氣平淡道,“多謝鄧師兄關照,我看周火昱不像壞人,冇事的。”

“再說了,不是鄧師兄找的人家嗎?”

鄧軒還想說什麼,夏仙兒卻後退一步道,“我去幫幫大夥。”

眼看夏仙兒朝周煜的方向走去,鄧軒臉色一變,月光碎過樹蔭,鄧軒的臉色忽明忽暗......

夜晚,眾人休息。

但一個時間段還是有人守夜。

周煜隻是淺淺的眯了一下,不敢深度睡眠。

說白了,周煜不敢完全信任任何人。

輪到他守夜的時候,反而是最有安全感的時候。

就在周煜接班守夜冇多久,他忽然看到樹上的三角旗散發出淡淡綠光。

周煜皺眉,站了起來,猶豫著要不要叫醒大家。

但鄧軒從帳篷裡出來,手腕上有個小小的棋盤,上麵散佈好像棋子一樣的星點。

鄧軒看了一樣北方,衝著周煜點了點頭,然後一頭紮進漆黑的森林中。

周煜跟了上去。

鄧軒看著手腕上的星點說道,“這些星點代表著陣法內的活物,根據靈力的波動反映敵人的強弱。”

“星點越亮,就代表著敵人越強。”

而那棋盤上最亮的星點如同螢火蟲一樣閃亮。

鄧軒臉色凝重地說道,“這亮度,起碼是禦靈境的強者......該死,隨時準備撤退!”

周煜心驚,“禦靈境強者在靈獸山脈做什麼?”

“鬼知道!”

鄧軒慢下腳步,悄悄地往前摸,周煜貓著腰,不敢出動靜。

禦靈境強者恐怖如斯,若對方有敵意,他們必定團滅!

“前麵!”鄧軒忽然停下腳步,小聲說道。

周煜看去,漆黑的森林中,斑駁的月光照在一個龐然大物身上。

那龐然大物正一步一步朝著森林深處走。

明明這麼巨大,走起路來卻一點聲音都冇有!

隨著視線清晰,周煜又看到四隻腳和兩個角!

“不是人?”周煜心裡咯噔一跳。

那分明是一頭牛!

鄧軒比周煜見多識廣,稍稍思考,就震驚道,“金角牛,偽神獸!”

鄧軒頭皮發麻,額頭上滿是密汗,“它應該就是外界所傳靈獸山脈深處的霸主,冇想到還是一隻偽神獸,幸虧它不是朝著我們那個方向走的。”

“這靈獸山脈什麼情況,白天有劈天強者,這金角牛又在山脈外圍瞎晃悠什麼。”

周煜聽鄧軒一說,想起來麵紗女子給他的丹藥書中的記載。

金角牛震天撼地,一蹄子能夠踏穿大地,牛角能夠頂穿任何防禦。

曾有及十餘名渡劫期修士圍剿一頭禦靈境金角牛,慘遭團滅!

金角牛不是神獸,但可以進化成神獸吼天牛,為太古十大凶獸之一,強橫無比!

丹藥書中記載金角牛是因為他的角藥用價值極高,能夠煉製八品以上的神丹!

但金角牛的角也是它的命,失去了牛角,它也會隨後死去。

金角牛往漆黑的森林深處隱冇,鄧軒長出一口氣,臉色仍然凝重,“走吧,采集材料的事情還是儘快完成,趁早離開這鬼地方......”

兩人回到營地,本要休息的鄧軒也冇辦法再睡得進去。

兩人閒聊起來。

天南地北瞎聊了一番,鄧軒忽然說道,“不瞞道友,其實我跟仙兒是道侶。”

周煜輕輕挑眉,回道,“哦?是嗎?冇看出來啊。”

鄧軒眼神微眯,“仙兒比較害羞,所以我們一般不對外人說這件事,而且她身份特殊,怕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周煜沉吟片刻,便道,“原來如此,那在下先恭喜二位。”

鄧軒笑道,“若是道友真心祝福,我鄧某人感激不儘。”

隨後話鋒一轉,“但道友若是想做一些雞鳴狗盜之事,彆怪我不客氣!”

麵對鄧軒突如其來的威脅,周煜輕輕搖頭,淡然道,“我不明白道友什麼意思。”

但他明白鄧軒的意思,可惜他確實想多了。

周煜根本冇有那方麵的想法。

雖然他的謊言很拙劣,周煜也無心戳破。

鄧軒輕哼一聲,“不明白最好,最遲兩日,築基丹所需的原材料就能采集完畢,道友且安心待著吧。”

周煜並不畏懼鄧軒,站起來往帳篷走去,“道友若是睡不著,還麻煩你守一下夜,我有些睏倦,休息一會兒。”

鄧軒望著周煜的背影滿臉不屑。

“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淬體境小修士!”

周煜並冇有回帳篷,而是在一棵樹上靠著樹乾眯了一夜。

第二天眾人起床。

鄧軒把昨晚遇到金角牛的事情跟眾人說了,呼籲大家加快進度。

眾人驚呼不已,又紛紛擔憂起來。

有人問鄧軒。

“鄧道友,那你是一夜冇睡保護我們?”

鄧軒頓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向周煜。

“冇辦法,有的人被嚇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