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第二天就見到了金圓圓。

她無語地看著人.....

金圓圓羞羞答答地跟在秦卓後麵來見家長,結果一抬頭髮現是花昭,跟見了鬼似的!

“好久不見啊,金圓圓。”花昭道。

金圓圓猛地轉身,抬腿就跑。

跑了冇幾步高跟鞋一歪,人就倒了。

茫然的秦卓趕緊去扶,結果金圓圓揮開他的手,鞋也不要了,光腳就跑。

那速度快的,秦卓都不確定自己能追上。

他茫然地看著花昭。

“走吧,進來說。”花昭道。

秦卓一臉懵地跟花昭進屋了,手裡還拎著一堆禮品。

兩人進屋,等在屋裡的葉深和葉安,還有葉家其他人也很茫然。

“人呢?”苗蘭芝問道。

“跑了。”花昭道。

這答案也把眾人整懵了。

花昭其實也挺懵的,天下女人這麼多,她咋就繞不開這個金圓圓呢。

隻有張桂蘭聽懂了。

她一臉無語地問道花昭:“真是那個金圓圓?”

自從昨天秦卓神神秘秘地介紹了他那個女朋友之後,張桂蘭整個人都不好了。

就希望是重名。

現在看來不是。

花昭點頭。

秦卓實在忍不住了:“二嫂,到底怎麼回事?”

“咳。”花昭清清嗓子說道:“我媽之前在鵬城開了個張記私房菜你們都知道,她當時聘請了一個經理,然後被架空了,飯店的名聲也被砸的差不多。

“這個經理就是金圓圓。”花昭道。

張桂蘭被一個小白臉聯合請人架空的事情,花昭冇有大張旗鼓昭告天下。

在坐的人都隱約知道張桂蘭飯店黃了的事情,但是不知道那個女人就叫金圓圓。

秦卓一臉崩潰。

他第一次心動啊!

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跟他興趣相投,又有事業心的女人,他正準備跟她攜手一生,共同進步呢!

花昭倒不覺得秦卓眼神不好,男人嗎,看不懂女人,就跟女人總是看不清男人一樣。

男人分不清綠茶紅茶什麼的。

金圓圓長得又不差,還上過大學,有些談吐,事業心還真不缺,吸引男人是必然的。

秦卓又是個冇談過朋友的愣頭青,被勾住也不意外。

“她接觸不到你公司的財務吧?會不會現在回去把你的錢全部轉走?”花昭突然說道。

秦卓愣了一下,臉色有些凝重了,卻怎麼也不敢相信:“她不能吧...”

這就是可以接觸到了!

花昭無語,冇想到他談起戀愛來公私不分。

“她在我公司管財務....”秦卓說完已經站起來跑了。

能不能的,回去看看再說!

剩下屋裡眾人麵麵相覷。

這場麵,他們也是頭一次遇見,都整不會了。

人生啊,隻要活著總能遇見精彩。

“我們照常吃飯吧。”花昭說道。

她一點都不急,就算秦卓回去完了,錢被這個金圓圓掏空了,也無所謂。

就當長個教訓了。

讓他以後看女人的時候眼神好一點!

縮在角落裡當陪客的孫尚此時最同情秦卓,好傢夥,難兄難弟啊!

以後這小子估計就能懂他了!

女人什麼的,太可怕了!還是離遠點好!

......

秦卓晚飯的時候纔回來,消失大半天,而且臉色很不好。

“不會真的一分不剩吧?”花昭無語道:“你怎麼管的賬?一個財務,就能在你不同意的情況下拿走所有錢?”

“不是所有,是一小部分...”秦卓說道。

但是這一點不值得誇耀。

金圓圓隻拿走了一小部分,是因為他的大部分資產都是固定資產!

比如說房子。

真冇想到,昨天還跟她山盟海誓,要跟他結婚生孩子的人,今天卻能卷著他的錢跑了!

他真的是瞎啊!瞎!

“損失了多少錢?”花昭問道。

“三,三十多萬。”秦卓不好意思道。

“怎麼這麼多?”苗蘭芝驚訝地問道。

她其實驚訝地是秦卓這麼有錢....公司保險箱裡隨時放著30萬讓人拿走。

“是剛剛收回來的房租,還有賓館3天的流水,還有工人的工資,正打算明天發下去....”秦卓想哭。

這麼多錢雖然不會讓他傷筋動骨,但是會讓他哭一輩子!

“賓館的生意不錯?”這個話題跳過吧,不要一直在他傷口上撒鹽了,花昭問道秦卓工作上的事。

說起這個,秦卓身上的氣息不那麼陰暗了。

“嫂子主意好,各個都是金點子,賓館的生意真不錯,天天爆滿,都預約道一個月之後了。”秦卓道。

之前花昭賣了他一塊地,讓他蓋房子,建酒店。

不是那種五星級豪華酒店,那個200萬可玩不來,2000萬都未必夠。

花昭讓他開個稍微有些檔次的快捷酒店。

裝修不用奢華,有花昭的提點,花一點錢就能顯出檔次來。

房間也不用豪華,雙人間單人間就可以,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每間房必須有衛生間。

主意目標客戶就是全國各地來的小老闆。

他們住不起一晚上幾百塊的五星級,住一晚上幾十塊的快捷酒店卻捨得。

秦卓的酒店5層樓,100多個房間,每天客滿就是1萬來塊的流水。

幾乎都是純利潤。

好賺的讓人眼紅。

“中介的生意怎麼樣?”花昭又問道。

她之前建議秦卓開個房產中介公司,做無本的買賣,秦卓聽進去了。

反正酒店也不用他親自乾什麼,他有的是時間,就忙活中介去了。

這個也不難,隻要把店開起來,生意自己就來了。

想出租房子和想租房子的人都太多了,太需要他了。

“我聽你的,開了連鎖店,鵬城現在有13家店了,員工100來人。”秦卓道。

這麼多人工資加上提成也是幾萬塊。

再加上他手裡那麼多房子,收上來的房租就湊了30多萬。

他之前就發現財務總是拖一兩天才存去銀行,問就是各種意外原因。

現在知道了,是金圓圓不捨得送,也許每當手裡攢下這麼多錢的時候,她都在猶豫吧?

然後她冇有殺雞取卵,她選擇拿下秦卓這個金龜婿,那以後這麼多錢不都是她的了?

可惜,她又遇到了花昭。

此時坐在海上的金圓圓,都要恨死花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