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我好不容易穿越來到這裡得以重生,原本以為可以掌控他的靈魂,可為什麼竟然被他的靈魂吞噬了?”

“難道是因為位麵法則的限製嗎?”

“我不甘心啊……”

葉淩峰做了個夢。

在夢中,他見到一名青衫男子,同時聽到上麵這道充滿怨唸的話語。

聲音落下,青衫男子也消失於無形。

同時,一股浩瀚磅礴的資訊流湧進了葉淩峰的腦海。

轟!

隨著這股資訊流的迸發開來,葉淩峰也睜開了雙眼。

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病床上。

“嗯?怎麼回事?”

葉淩峰感覺自己的腦海裡多了諸多陌生的資訊。

五行八卦,功法武技,玄妙醫學,煉丹秘方,精神力等等。

而且還有著另外一個完全陌生世界裡的天道法則。

“難道是因為剛纔那個夢?”

葉淩峰暗自嘀咕:“先試試看!”

隨後便按照腦海裡的一門《玄脈心法》修煉起來。

作為曾經研讀過不少古籍的他來說,對於一些基本的古武知識還是有一定瞭解的。

“真的有用?”

幾分鐘之後。

葉淩峰察覺到一股異樣的感覺傳遍全身。

修煉在繼續。

他感覺到自己的血脈和五臟六腑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就連全身骨骼也發出了一陣不易察覺的聲響。

更讓他驚奇的是。

頭上的那道血口,在不經意間已經完全癒合,就跟從來冇受傷過一般。

“這麼誇張?”葉淩峰欣喜若狂。

上天總算眷顧了他一回!

翻身下床,葉淩峰快步衝到病房門口。

他心中惦記著風伯。

“風伯!”

葉淩峰一眼便看見正坐在輪椅上凝視著窗外的老者。

無比孤寂與落寞。

“小峰,你……你醒了?”

風伯轉過輪椅,滿臉激動。

“嗯!”葉淩峰點頭:“風伯,我幫你把腿骨接上,忍耐一下。”

哢嚓!

冇等風伯反應過來,骨折地方便已複原。

恍如做夢。

“小峰,你……你什麼時候學會接骨了?”風伯驚訝無比。

他隱約發現,此時的葉淩峰似乎像變了一個人。

形似神不似!

“風伯,我們怎麼會在醫院?”葉淩峰答非所問。

“你昏死過去後,對方也冇再為難我,讓我留下住址,警告我一天內必須湊齊五十萬後便離開了。”

風伯接著說道:“冇過一會,你的手機響了起來,我一看是蘊雅的來電,便接了起來。”

“沈蘊雅送我們來醫院的?”

“嗯!醫藥費也是她付的。”

風伯點頭:“她把我們送到醫院後便走了,讓你醒來後給她電話。”

聽了這話,葉淩峰心中升出了一絲暖意。

雖然沈蘊雅對自己冷如冰霜,當心中應該還有他一席之地。

“風伯,我睡了多久時間?”

“差不多二十四個小時。”

風伯同時流露出一抹擔憂:“他們今天應該還會來找我們。”

“風伯,放心吧!從今以後,無人敢欺!”

眼神淩厲,氣勢淩天!

恍如君王降臨!

“我們先回醫館!”

半個小時後,兩人回到城中村的一間小中醫館。

說是醫館,其實也就是風伯的家,葉淩峰冇做上門女婿前也住在這裡。

風伯懂一些中醫和推拿。

租下這間門麵,一為避世,二為生計!

嘎!

兩人剛回到醫館不到十分鐘,門口傳來一道刹車聲。

昨天那金項鍊男摟著妖豔女子從路虎車上走了下來,後麵跟著兩名精壯紋身男。

“來得可真快!”葉淩峰滿眼寒芒。

“喲,你們倆恢複挺快的啊,這麼快就出院了?是冇錢交醫藥費被趕出來的?”

金項鍊走進醫館掃了一圈:“冇想到你們還有間醫館,應該也值個兩三萬吧!”

“你們不是答應給我們一整天的時間嗎?現在纔是晌午,你們……”

風伯將葉淩峰擋在身後。

一如既往,毫無猶豫。

“呸,你這老不死的,腦子昨天被打壞了吧!我昨天中午說寬限你們一天,又不是一天半!”

金項鍊男一口唾沫吐在風伯臉上。

“如果冇錢,馬上給我滾出江南,否則見一次打一次!”

“廢物,聽到了嗎,這次下跪也冇用了,趕緊滾吧!”妖豔女子看向葉淩峰譏諷道。

“你們不要太過分,大不了我跟你們拚了這條老命!”

風伯氣得渾身發顫,昨天的情景再次浮現在他腦海。

葉淩峰下跪的那一幕,畢生難忘!

虎落平陽!

“喲,跟我拚命?我好怕啊!”

金項鍊話鋒一轉怒聲吼道:“你有那資格嗎?”

話音落下,一掌朝風伯臉上扇了過去。

呼!

葉淩峰動了。

下一刻,

金項鍊感覺到自己的脖子處傳來一陣窒息般的感覺。

隨後整個人被拎起來全速撞向了一旁的石柱。

嘭!

石柱被撞開一塊缺口,金項鍊男子的腦袋血流如注。

鮮血淋頭,滿目猙獰!

葉淩峰並未就此收手,將金項鍊狠狠摔在地上後,抬腳朝對方的膝蓋踩了下去。

哢嚓!哢嚓!

脆響過後,金項鍊男右腿瞬間被廢。

整個過程,電光火石,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啊!”過了半晌,金項鍊發出了一陣歇斯底裡的慘叫。

妖豔女子同樣嚇出了一聲尖叫,葉淩峰順手就是一巴掌抽了過去。

“臥槽,牛哥你也敢動,你找死!”

兩名反應過來的精壯男子拉開架勢便向葉淩峰衝了過來。

嘭!嘭!

一人一腳,兩人倒飛出去癱躺在地。

肋骨斷裂,吐血不止。

嘶!

風伯眼神中閃過一抹精芒。

小峰的身手何時變得這麼厲害了?

“小……小子,你不要過來,我是四哥的人,你敢……”

看著朝自己走過來的葉淩峰,金項鍊顫聲喊道。

他直到現在也冇想明白,這小子怎麼就這麼強了?

超人穿越嗎!

啪!

他的話還冇說完,葉淩峰一巴掌抽出。

“小子你死定了……”金項鍊再次開口。

啪!啪!

這次是兩巴掌。

“我一定會讓你們……”

啪!啪!啪!

三巴掌過後,金項鍊的臉腫成了豬頭。

“你……”金項鍊自己閉上了嘴巴。

啪!啪!啪!啪!

隻是他不說話,並不代表葉淩峰會停手。

再次四個巴掌扇出之後:“說話啊,怎麼不說話了!”

“……”金項鍊突然很想哭。

哢嚓!

葉淩峰抓住對方的手腕大力一掰,金項鍊男右手當即骨折。

“啊……彆打了,求求你彆打了,是飛少讓我對付你們的,我……我隻是拿錢辦事……”

金項鍊再也冇有了硬氣,痛哭流涕哀求道。

“哪個飛少!”葉淩峰早就知道這事不可能是個巧合。

“蕭騰飛,他給我了一百萬,要我拍下你下跪的情景,然後再逼你離開江南……”

“蕭……騰……飛!”葉淩峰一字一句,滿臉儘是冰寒。

蕭騰飛是沈蘊雅大舅的兒子。

很顯然,對方之所以敢這麼做,肯定是得到了蕭家某些人的默許。

原因很簡單,趙家大少爺趙少華這兩年一直在追求沈蘊雅,蕭家的一些人早就希望通過沈蘊雅攀上趙家的關係。

畢竟,趙家是江南市四大財團之一!

“這……這是他給我的一百萬,我全給你,密碼是六個八,求求你饒了我……”

葉淩峰拿過銀行卡一腳踢了出去。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