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儲之位乃是國之大事,遲遲未決很可能引起國運不穩。皇子們要競爭,文武大臣要站隊,暗流洶湧間都是看不見的刀光劍雨。

蕭銳又不想當皇帝,關他啥事?

至於誰當太子…額,當太子就一定能繼承皇位?來來,讓李二郎給你講講玄武門的故事。

那是一個漆黑的夜晚…

算了,跑題了。

蕭銳靦腆笑道:“俗話說得民心者得天下,父皇是這樣做的,想來太子人選也該有這樣的操守。至於太子之位花落誰家,自然要看民心所向,民心既聖心。”

頓了頓,蕭銳笑眯眯道:“侯爺,你覺得我的六位哥哥和兩位弟弟中,誰在百姓心目中名望最高?”

“自然是大…大…”張勁夫急忙刹住嘴,然後瞪向蕭銳。

好小子,差點被你陰到,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說自己支援大皇子?

“誰的名望高,還要看百姓。”張勁夫學乖了,順著蕭銳的話回道。

蕭銳一臉崇拜的模樣,讓張勁夫再想反問,話到嘴邊就止住了。

“這是隻小狐狸!”張勁夫忍不住地嘟囔了一句。

隨後他起身,說道:“你先坐著歇會,我去去就回。”

張勁夫離開片刻,一位勁裝打扮的女子走了進來。

一身黑色武士袍,紮著馬尾,身高在一米六七,高挑玉立。容貌秀美,尤其是眉眼間,透著英氣。

女子徑直走進來,坐在了蕭銳對麵。一雙杏眼上下打量蕭銳,臉上是生人勿進的表情。

蕭銳本想起身打個招呼,但看她不知禮數,也就懶得招呼她。

於是蕭銳繼續品茶吃著點心,就當對麵坐著空氣。

許久,張若曦按耐不住,問道:“你就是七皇子蕭銳?”

蕭銳的目光才移到她臉上,問道:“你就是忠勇侯府二小姐張若曦?”

“你可會武藝?”張若曦問道。

“你可會刺繡?”蕭銳也問道。

啪!

張若曦拍桌而起,怒道:“你怎麼學我說話?”

蕭銳嚇得心臟一突,媽呀,不會懟了兩句直接動刀子吧。看來啊,得到這位大脾氣小姐的好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不喜歡硬的,那就來軟的。可憐的女人啊,以後纔會明白還是硬的好。

蕭銳臉上浮現笑容,深深一鞠躬。

這個動作讓張若曦有些蒙。

我死了嗎?冇死拜什麼?

“你乾什麼?”張若曦問道。

蕭銳笑道:“久聞女俠大名,今日得見,我代替你曾經幫助過的百姓表示感謝。”

“你在耍我嗎?”張若曦握著拳頭,冷冷問道。

蕭銳搖搖頭,道:“女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我母親便是將門之後,未入宮前嫉惡如仇,心繫百姓,幫助他們鋤強扶弱。可惜…看到女俠,令我想起逝去的母妃…”

說到這裡,蕭銳的眼睛微紅,他的確思念自己的母親,忍不住地眼眶縈淚。

張若曦微慌,冇料到蕭銳會說這些話。自己父母尚在,但他呢?母親早亡,和陛下的父子情義也不深,年紀大了不能久居皇宮借宿四皇子家中,說是七皇子,但感覺還不如紈絝子弟。

的確很可憐。

如今觸景生情,情難自製。

都說,至孝之人,品性壞不了。

張若曦對蕭銳的第一感觀立即改善,於是歉意道:“對不起,我剛剛說話有些冒失。”

蕭銳尷尬一笑,道:“要說抱歉的是我,第一次見麵就和姑娘說這些,亂了分寸。其實今天前來拜訪,一是我四哥的主意,二是我也想親眼見見女俠尊容。若是惹得姑娘不悅,我這就告辭。”

瞧瞧這話,蕭銳都感覺很到位,既說明為何來,又說出自己的想法。最後引出目的,你若高興,咱們繼續交流,若是不高興,我就趕緊滾蛋。

張若曦麵頰微紅,她非常反感相親,卻不惱仰慕者來看自己,就是太害羞,哎呀,本女俠的少女心。

“你剛來就走,外人若是知道,豈不是說我們忠勇侯府招呼不周?”張若曦輕聲道。

蕭銳眨眨眼睛,望著臉頰上一抹紅暈的張若曦,覺得此女蠻可愛的,有著真性情。

不行!不能被美女迷昏頭腦,要記住自己此行的目的!

那就是得到張若曦的好感!

哇哦,係統真不要臉,逼我把妹。

“我叫你若曦吧。”蕭銳笑道:“今天天氣不錯,不如一同去街上走走?”

張若曦雙手交織,低聲道:“是不是太快了。”

快?男人最恨女人說這種話。

誰叫你爹帶著人趴在窗戶外偷看,一排窗戶上好幾顆腦袋,你以為我想帶你出去啊?

“那就算了。”蕭銳剛開口說完。

張勁夫衝了進來:“不快不快,正好家裡冇米了,若曦,你和七皇子出去吃飯吧,要招呼好客人。”

“哦!”張若曦點了點頭,隨即看向蕭銳。

蕭銳向張勁夫告辭:“侯爺,那我們出去了,你還是吩咐下人趕緊買米吧,堂堂三品侯府真不容易,要不我送你點?”

張勁夫嘴角抽了抽,笑容滿麵,目送兩人離開。

走在繁華的大街上,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閒聊。張若曦有些害羞,似乎是第一次單獨陪男性出來逛街。而蕭銳總是盯著腦海中的資訊碼,為啥任務還冇完成。這小娘子對自己一點好感都冇有嗎?

不應該啊,我這麼帥,你眼瞎嗎?

不要逼我下大招!

算了,打不過。

兩人來到翠雲樓。

這裡是京城有名的酒樓,都是達官貴人消費的地方。兩人剛進門,迎麵就碰到四個衣著華貴的少年。

“呦!這不是忠勇侯府張二小姐嗎?第一次見你來翠雲樓,哦…是來相親的。”一名少年興奮叫道。

看樣子是被張若曦揍過,一看到仇人格外眼紅。

身後的三人也應和道:“小子,你果然是京城男性的楷模,挽救了京城未婚男兒的命運。”

“夠膽!不怕自己被坐死在床上!嘎嘎…”

“小子,冇見過你啊,初來京城是不是?膽挺肥嘛,不知終結狂魔的厲害?”

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開始擠兌蕭銳和張若曦。

張若曦秀眉蹙起,拳頭緊握。

四人嚇得後退一步,吼道:“張若曦,你彆動手!忠勇侯可是保證過,隻要我們不欺負百姓,你就不能動手打人,我們現在是說你兩句,你可以罵回來啊!”

“是啊,有本領咱嘴上過過招。”

“三哥,嘴上過招好猥瑣。”

張若曦氣得緊咬牙齒,正在考慮要不要違背父親承諾時,身旁的蕭銳拉扯張若曦到身後,用自己高大的身影保護她。

然後飛起一腳踹中一人,雙手化為手刀劈中兩人脖子。刹那間,三人躺地哀嚎。

隻剩一人瑟瑟發抖,吼道:“臭小子,你找死嗎?**,你知道我是誰嗎?”

艸!這是在用身份威脅我嗎?聽起來好**,這難道就是紈絝的必殺技之一!

“我好怕啊…”蕭銳故意說道,然後飛起一腳踹中了他。

回頭看向張若曦,和她微有驚訝的雙目對視,暖暖一笑:“我打不過你,教訓他四個還是輕而易舉的。”

叮咚!

腦海中突然想起提示音。

隨後資訊碼出現:

“恭喜你,完成任務,降臨值 15。”

蕭銳立即喜上眉梢,笑容更歡。

看著眼前燦爛笑容的少年,陽光鋪灑臉上,染成金輝,張若曦突然覺得心如鹿撞,忙把目光移到他處,輕輕“嗯”的一聲。

她怦然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