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又要相親》是由作者景以所寫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豐富,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

不上課的時候,蕭銳有雞的活力,狗的動力,太陽未升便能起來看風景。可惜一旦碰到上課的日子,就想躲在被窩裡,讓被子把自己勒死算了。

“高全,救我!我被被子纏住了。”

“要不替我請個假?就說我和被子打架兩敗俱傷?”

“誰能救救我!啊…”

……

高全已經司空見慣,自家主子什麼都好,就是不愛學習,培養自己學習的目的就是為了幫他寫課業,集文殿的博士們若是知曉了,會不會被氣死?

“殿下,再不起床,上課就遲到了。今天是靳博士的課。”高全提醒道。

蕭銳噌的一聲跳起來,一邊穿衣,一邊罵道:“靳老頭的課?這下子死定了。上節課他留了什麼任務嘞?哎呀,我太忙了,完全想不起來。”

“以春為題,作詩一首。”高全提醒道。

“作詩?”蕭銳聞之,立即恢複淡定:“我還以為又是古文註解呢,作詩好啊,小爺我不敢自詡詩聖,但詩王還是敢當的!”

“金毛獅王麼?”高全問道。

“滾!”蕭銳笑罵道。

用過餐,高全駕車緩緩駛向皇城。

進入外皇城,來到東北角的集文殿前,蕭銳下車步行。

“七哥!七哥!”

冇走兩步,蕭銳就聽到身後有人呼喚自己,聲音輕挑愉悅,不用看就知道是誰。

“七哥,你怎麼不理我。”一位少年跑過來,麵容清秀。

蕭銳瞥了他一眼,道:“是老九啊!你來的蠻早,今天冇請假。”

少年正是九位皇子中年紀最小的九皇子蕭炎。

“我嘴甜勤奮又好學,請過假嗎?倒是七哥,你今天轉性了?也來這麼早。”蕭炎笑嘻嘻道:“七哥,今日下課,我去四哥家找你玩好不好?”

“不好,我冇空。”蕭銳拒絕道。

蕭炎繼續道:“你忙什麼?我陪你一起好不好?”

“蹲大號,你也要陪?”蕭銳無語道。

蕭炎想了想,鄭重點頭:“那我留著,下課陪你一起。”

“…”蕭銳加快了腳步。

蕭炎緊緊跟隨,像個說不完話的喇叭。

進入集文殿,蕭銳見到了八皇子蕭景。

他的年紀比蕭銳小半歲,隻比蕭炎大半歲,但性格比蕭炎老成太多,如今又拜入大儒邱夫子門下,更是驕傲了幾分。畢竟在大夏國的儒士中,邱夫子的名號能排進前二十。

他也看到了蕭銳和蕭景,簡單點點頭,算是打個招呼。

蕭炎糾纏蕭銳,敢言語嬉鬨,但麵對蕭景這位八哥,也不敢鬨騰。

畢竟,八哥的名號不是白叫的,嘴上功夫了得。

在集文殿一同學習的,除了三位皇子,還有其他親王、郡王的世子。夏皇並不禁女子學習,所以還有公主、郡主,一共二十三位。

蕭銳找了最後排的角落座位,懶散的趴在桌子上。和最頭排正襟危坐的蕭景相比,蕭銳永遠都是最低調的,如果能把身旁的蕭炎帶走,那就更完美了。

靳博士來了。

手持戒尺揹著手,老態龍鐘般晃悠悠進了屋,他掃視一圈,目光所過,所有人目不斜視。

“呦!蕭銳來了。”

靳博士盯著最後排的蕭銳,來了一句。

蕭銳的嘴角扯了扯,冇辦法,一年前初來寶地,就仗著皇子身份曠課,三天一大請假,兩天一小請假,還頂撞靳博士,最終惹怒了夏皇,被責罰了一頓。

要是能早知道自己的處境,哪還敢飄啊。

“上課!”靳博士來到將台,說道:“上節課,老夫佈置的課業準備的如何?以春為題,賦詩一首,不準抄錄、代作!佳作者,老夫有獎勵。而胡鬨者,哼,老夫的戒尺也不留情。”

“啪!”

戒尺敲在桌子上,啪啪作響。

“誰先來?”靳博士掃視眾人。

八皇子蕭景站起來,躬身道:“博士,學生先來。”

靳博士露出笑容,道:“好!”

蕭景念道:“楊柳徐徐細雨晴,殘花落儘見流鶯。春風一夜吹鄉夢,又逐春風到夢城。”

“此詩,是學生見母妃思念故鄉有感,而作。”蕭景笑道。

靳博士點點頭,點評道:“在整首詩中,春扮演了一個貫串始終的角色。它觸發鄉思,引動鄉夢,吹送歸夢,無往不在。寫的不錯,看出來是你課後認真思考的成果,我給你上品。”

“謝博士。”蕭景大喜,眼角掃視課堂。

突然。

他看到後門外站著一位中年男子,他嚇得連忙將頭轉過來,雖然冇看清麵容,但那身杏黃色繡著龍紋的便服,還說明不了身份嗎?

夏皇在觀課!

蕭景心中暗喜,自己作詩時,父皇肯定在門外,此詩既能表明自己的文采,還能側麵反映自己重孝道,想必父皇看看在心中。

靳博士自然也看到了夏皇的身影。

他不露聲色,問道:“下麵誰來?”

睿親王家的世子起身,老老實實作了一首詩。中規中矩,並不出眾。靳博士給了一個下品。

二十三人陸續作詩,最後隻剩下蕭銳和蕭炎。

靳博士心知肚明,故意問道:“還有誰冇念?”

蕭炎微微側頭,問向蕭銳:“七哥,你先上?”

“你來吧,我的詩太好,壓軸。”蕭銳用手托著下巴,感覺無聊透頂。

蕭炎撇了撇嘴,然後起身,道:“博士,還有我。”

“兩隻麻雀鳴青柳,一行白鷺飛青天。窗外山頭都是雪,遙看河上一排船。”

“噗…”蕭銳忍不住笑出聲,趕緊又捂住嘴。

蕭炎幽怨的瞥著他,這詩好笑麼?

靳博士瞪了蕭銳一眼,說道:“雖是打油詩,卻能看出來你的用心,因為你觀察了身邊的環境,這是值得表揚的。蕭銳,你覺得好笑,莫非有上上品佳作?你若作不出,休怪我責罰你!”

叮咚…

蕭銳腦海中突然想起提示音。

閉目下,一行資訊碼跳出來。

“新任務:接受靳博士挑戰,完成上上品詩詞,降臨值 5。”

蕭銳挑了挑眉,他倒要看看當降臨值收集滿,到底有啥功能。

站起身,蕭銳躬身:“博士,學生文采欠缺,上上品的詩句,是不是太難了”

“難?那你還取笑他人?”靳博士喝道:“這樣吧,你若能作出上上品詩句,以後你請假,老夫就批準絕不責問你。而如果你不能作出上上品詩句,亦或是有抄寫、代作的嫌疑,我會罰你抄寫《大學》五遍!親自抄寫,什麼時候抄完,什麼時候離開集文殿。”

呦,這老傢夥逼自己露一手啊,低調做人高調做事,今天我就發發威。

“好,博士言而有信,學生也自然同意。”蕭銳傲氣道:“那就請博士點評我的詩句。”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

“這是四字短詩,是有感而發。下麵還有五字絕句,靳博士請聽: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我還在七言絕句,不如也一併念來: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靳博士,這些詩否有能入你法眼的?不夠,我還有詞呢,唱歌也行哦。”

蕭銳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