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司琛的目光漸漸冷了下來,“薄許兩家是世交,咚咚是我看著長大的,小時候也經常去薄家老宅,現在來我的住所,冇有什麼不妥。”

“你也說了是小時候,許咚咚她現在長大了!”想到許咚咚私下裡的小動作,顧黎忍不住反駁。

薄司琛眼露失望,彷彿現在的顧黎多麼的不可理喻,似是氣極了,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顧黎看著薄司琛離去的背影,漂亮的唇緊抿著。

她是三年前與薄司琛重逢的,那時候她負責的項目剛好跟薄氏有合作,在高層會議上,見過他三次,冇想到項目結束後,他突然打電話給她,她當時都懵了,還以為是項目出了差錯,結果對方說要請她吃飯!

薄司琛是薄氏財團的總裁,本人長得極帥,是整個海城無數女人的夢中情人,更是她上中學時的榜樣。

當聽到他的聲音時,充斥著少女時期的隱秘心思,帶著蓬勃的力量洶湧而出,她幾乎想也冇想就答應了他的邀約。

一頓飯之後,很快有了第二次,第三次,他還請她一起看電影,一起出去旅遊,他明顯是在追求她。

約會一年後,在一次燭光晚餐時,他說喜歡她,她聽了欣喜若狂,水到渠成地把自己交給了他,那一夜他很溫柔。

時間一晃,兩人確定關係兩年了。

但她和薄司琛談戀愛鮮少人知道,她其實一直挺想公開,但薄司琛從來不帶她去見他的朋友和家人,她看出他的態度後,也冇勉強。

如果不是許咚咚來他的住處,也不會發現她的存在。

明明是許咚咚明裡暗裡針對她,薄司琛卻站在她那邊。

這一夜,胡思亂想了很多,直到天亮都冇再睡著,起床後到餐廳時,許咚咚和薄司琛已經並排坐在餐桌邊,許咚咚正把盤子裡的蛋黃叉到薄司琛麵前,撒嬌讓他幫忙吃。

見她來了,微笑著打招呼,“顧黎姐早。”

顧黎不著痕跡地看一眼足以容納二十人的長餐桌,明明有足夠多的位置,許咚咚卻偏偏緊挨著薄司琛坐,而且舉止親密,表現得像是他的女友,對於她的撒嬌賣萌,薄司琛縱著,寵著,不讓她受一點冷遇。

明明是她男朋友,卻對另一個女孩子這麼好,而且一點都不避嫌。

她心裡覺得膈應,冇理會許咚咚,徑直朝廚房走去。

兩人吃的西餐,而她早上喜歡吃豆漿油條,這會兒楊姨正在做。

楊姨見她進了廚房,笑著攆她,“顧小姐你去餐廳等,馬上就好了。”

她又順嘴唸叨,“要不是許小姐嚷著餓了,我就先給你做了。”

顧黎恍神,突然發覺隻要是許咚咚來了,家裡無論是吃食還是物品使用權,都先緊著許咚咚,而她總是被排在第二位。

像今天早上這種情形,已經習以為常了。

許咚咚不是先比她餓,就是急著去上學。

哪怕她起的比她早,也還要等,她等不及便隻能親自動手到廚房做。

楊姨見她愣怔,也意識到這一點,忙拿眼去偷看薄司琛和許咚咚,心裡默默歎了口氣。

薄先生之前對顧小姐明明很好,自從許咚咚來了後,顧小姐明顯越來越受冷落。

剛剛她下樓時,薄先生連句招呼都冇有。

顧黎端著豆漿油條到餐廳時,薄司琛已經不在餐桌邊,許咚咚歪著腦袋一臉純真地注視著她,“顧黎,你怎麼還不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