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

眼看李朝陽要被活活掐死,張恒一甩手,將他扔在地上,而後冷冷瞟了趙雅一眼,轉身大步離去。

就近找了家酒店,張恒關緊房門,看著自己的雙手,凝神思索了起來。

“我的手筋曾經斷過,根本不能用力,剛纔怎麼會有那麼強大的力量?還有那股幾乎無法控製的想要殺人的衝動是怎麼回事?”

“是那地下宮殿和那個詭異的人影帶給我的影響?是福是禍?”

想著,張恒忽然發現,腦海裡多了很多以前從未接觸過的知識。

有修煉功法,有醫術,有風水玄學等等秘術,淵博如海。

“這……這些東西是哪來的?我該不會是出現幻覺了吧?”

張恒驚疑不定,考慮了下,他決定驗證一下看看。

盤腿坐在床上,按照腦海裡的修煉功法修煉了起來。

渾然不覺間,兩個小時過去了,再睜眼,張恒發現自己身上赫然多了很多黑色汙穢,散發著刺鼻的惡臭。

看到這些東西,張恒非但冇有嫌棄,反而出奇地興奮。

“這修煉功法是真的,我身體裡的雜質排出來了。”

一握拳,力量充沛,虛空揮了幾拳,手也冇有任何的疼痛感。

“我的手徹底好了!”

“這麼說,腦海裡的那些隱秘的知識,也全都是真的!”

張恒激動得不能自已。

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從何而來,但這些無疑是比金山銀山更加珍貴的寶藏。

“有了這麼雄厚的資本,我很快就能東山再起了!”

“趙雅,馬上你就會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的愚蠢,你的餘生都將因為輕賤我而後悔!”

“羅烈,張家,好好的享受你們最後的平靜生活吧,很快我就會去找你們了!”

平複了下心情,張恒進洗手間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然後背上揹包退了房,直奔古玩市場。

他打算先把揹包裡的幾樣東西換成錢,回家看望一下養父養母。

之前他因為擔心羅烈知道他還活著,對他進行打擊報複,連累到家人,所以冇敢聯絡。

一年了,也不知道他們過得怎麼樣了。

來到古玩市場一間最大的門麵:榮寶閣,張恒取出那金蟾蜍放在櫃檯上。

“老闆,我這有幾件祖傳的寶貝想換錢,你看看怎麼樣?”

店老闆懶洋洋的看了一眼,見那金蟾蜍栩栩如生,目光一亮,趕緊拿起來仔細端詳。

他是行家裡手,很快就看出,這金蟾蜍來曆不凡。

再看張恒,不像是識貨的人,也不太富裕的樣子。

想了想,店老闆伸出一根手指。

“這金蟾蜍做工不錯,雖然還有不少瑕疵,而且金的純度也不夠,但我看你瞧著挺困難的,急用錢吧?我可以出一百萬,你要是願意,現在就可以給你轉賬。”

張恒一陣無語。

這是把自己當傻子宰呢!

拿了金蟾蜍就要走。

就在這時,邊上一個老者忽然開口。

“小夥子,你這金蟾蜍我收了,我給你五百萬,如何?”

張恒看了一眼對方,這是一個穿著唐裝的老者,雖然頭髮都已花白,但雙目卻是炯炯有神,絲毫不見老態。

老者身邊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臉蛋精緻得就跟明星似的,隻是氣質有些冷,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喲,是鐘老啊,鐘老您這……人家這東西是賣給我的啊。”

店老闆對這位鐘老爺子的截胡行為有些不高興。

“人家誠心要賣東西給你,你卻出那麼低的價,這東西做工不說,光說金價,就絕對不止一百萬。你不願意多花錢,難道還不讓彆人多花錢買麼?”

鐘老爺子懟了一句,然後看向張恒。

“怎麼樣小夥子?要是五百萬的價格你不滿意的話,我們還可以再商量。”

“不用商量了,這個價格我很滿意。”

張恒搖手道。

隨即,他神色古怪的看了幾眼麵前的老者,欲言又止。

他看出這鐘老爺子厄運纏身,命不久矣,但又不知道該不該說。

“小夥子,你有什麼話想說就說,不打緊的。”

鐘老爺子笑嗬嗬道。

於是張恒把看出來的東西說了。

他話一出口,店內幾個人臉色都變了。

“好你個不知好歹的東西!我爺爺好心不讓你吃虧,你竟敢咒他,看我抽你!”

那高挑美女杏目圓瞪,說著便一腳踢了過來。

“靈韻!不得無禮!”

鐘老爺子喝斥了一句,將之攔住。

“爺爺您攔著我做什麼?這傢夥實在是太氣人了!”

鐘靈韻磨了磨牙,顯得很不服氣。

鐘老爺子定定的凝視著張恒。

“小夥子,剛纔那番話,你是認真的?”

張恒沉吟了下,搖搖頭。

“應該是我看錯了,畢竟我也隻是懂一點皮毛,老爺子不要在意,祝你身體健康。”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鐘老爺子若有所思。

半晌,他忽然囑咐孫女。

“靈韻,這是那個小夥子的賬戶,你去查一查他的資訊。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一定要找他幫忙。我總覺得,他不像是普通人。”

鐘靈韻雖冇把張恒當回事,但爺爺的吩咐她還是遵從的,不情不願的安排人去查張恒的資訊。

她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就在當天,這資訊就派上了用場。

接近淩晨時分,鐘老爺子真的出事了,出得莫名其妙,醫院的專業設備都檢查不出來任何的問題,他的人卻是快要不行了。

鐘靈韻果斷撥通了張恒的電話,這一次,她的態度客氣了許多。

“張先生,我是鐘靈韻,你當時說我爺爺厄運纏身,可能命不久矣,既然你能看出來,就一定有辦法能救我爺爺的對吧?”

“請你幫幫忙,隻要你能救我爺爺,我鐘家一定竭儘所能感謝你!”

電話那邊,張恒正在酒店的床上盤腿修煉呢,接到鐘靈韻的電話,冇怎麼猶豫就答應了。

他現在雖然得到了神秘傳承,但畢竟實力低微,連回家看看都有些不敢。因為一旦被羅烈發現冇死,必定會派人來打擊報複,到時候很有可能連累到養父養母的。

那鐘老爺子看似不是普通人,若是能結交一番,倒是有大大的好處。

打車來到陵南最頂級的私人醫院,張恒一下車,就看到鐘靈韻火急火燎的迎了上來。

“張先生你可算來了,快跟我進去吧,我爺爺他快不行了。”

鐘老爺子的病房外,聚集著一大群男男女女,此刻一個個的神色都焦急得很。

看到鐘靈韻回來了,其中一名國字臉男子馬上問:“靈韻,那位張先生呢?”

鐘靈韻怔了一下,趕緊給雙方介紹:“大伯,這位就是張先生了。張先生,這位是我大伯。”

鐘家老大得知張恒就是那位奇人,不禁大失所望。

這小夥子纔多大?能是什麼奇人?憑他能救得了老爺子?

邊上的鐘家眾人也均是一般的想法,誰也不信張恒有什麼真能耐。

但眼下情況緊急,冇有時間猶豫,也隻好死馬當作活馬醫,讓張恒試一試了。

“我出來之前,誰都不要打擾我,無論你們看到什麼,都不要大驚小怪的。”

留下這句話,張恒進了病房。

寬敞的病房裡就隻放著一張病床,鐘老爺子狀態虛弱地躺在上麵,正在吸著氧。

張恒進門所做的第一件事,就令鐘家眾人差點忍不住破門而入。

他把鐘老爺子的氧氣罩給扯了。

“這傢夥是要做什麼?靈韻,你確定這真的就是那個奇人?”

鐘家老大問道。

“冇錯的大伯,就是他說爺爺厄運纏身命不久矣,爺爺才讓叮囑我查一下他的資訊,如果出了什麼事給他打電話。”

鐘靈韻解釋道。

她的心情其實一點都不比鐘家老大平靜。

因為她也不覺得張恒有什麼真本事。

卻隻見病房內,張恒把鐘老爺子的氧氣罩扯掉以後,雙指呈劍,在鐘老爺子身上各處穴道快速點下,而後大喝一聲:“出來!”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煙霧竟然從鐘老爺子體內升騰而起,在空中幻化成一個飄忽的人影。那人影的臉十分猙獰,看起來極其恐怖。

霎時間,所有人都驚呆了。

從小接受科學教育的眾人,不敢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一幕。

“天呐,這,這是什麼啊?”

眾人還未從震驚之中緩過神來,下一秒,更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麵對那黑色煙霧,張恒非但冇有逃避,反而是一步上前,伸手將那黑色煙霧抓住。

“呀!!!”

那黑色煙霧劇烈掙紮起來,發出淒厲的慘叫,卻是根本無法從張恒手中脫離。

而後,張恒竟然張開嘴,將那黑色煙霧給吞了下去。

目瞪口呆。

鐘家上下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嚇傻了。

偌大的走廊,擠著上十人,此時卻安靜得猶如地窖,落針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