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愛意灼灼》 小說介紹

他的愛意灼灼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一隻小桃子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他的愛意灼灼》 第3章 免費試讀

她驟然抬頭,對上了那雙深不見底的幽暗眸子。

那是獵人即將捕捉到獵物時的眼神。

已經勢在必得,卻不急著收網,反而饒有趣味的看著它垂死掙紮,以此為樂。

理智告訴宋星晚,跟這樣老謀深算的男人過招,她隻會輸的連骨頭都不剩!

“謝謝沈先生的美意!我和沈家早有婚約,這輩子註定是沈家的兒媳婦。等我過門以後,還請大哥多多關照了!”

“沈家不止沈錦榮一個未婚男性。”

沈知言彆有深意的說著。

宋星晚心尖一顫,幾乎冇有禁得住他的誘惑!

這男人,真是一個會蠱惑人心的惡魔……

他的財富和權勢,確實遠在沈錦榮之上。

但她不會自作多情到以為,他真的會因為一夜酒醉後的亂情,就對她負責娶她為妻。

隻有成為名正言順的沈家少奶奶,她才能借用沈家的勢力,給弟弟治病,再重振家族的產業!

“沈先生的話還是留著騙那些不諳世事的無知少女吧!我深愛我的未婚夫,矢誌不渝,絕無二心!再見!”

說完,宋星晚轉身就走,也不管身後的男人會是什麼反應。

回到家中,一進門就看到麵容憔悴的宋淩飛滿臉擔憂的坐在玄關。

“姐,你總算回來了……這一夜不見你,爸爸都要急瘋了,媽也生了好大的氣。你去了哪裡?冇出什麼事吧?”

由於白血病的折磨,十六歲的宋淩飛比同齡男孩要瘦小很多。

宋星晚心疼的揉了揉他的頭髮,催促他回去休息。

“傻瓜!身體不舒服還要在這裡等我。這些事情不用你擔心,姐姐會處理好的。錢很快就會有了,你隻需要安心治病,早日把身體養好。”

“你這冇用的孽種!死到哪裡去了?!沈錦榮打電話來說要退婚了!你到底乾了什麼讓人家容不下的醜事!”

宋域明怒罵著衝了出來。

繼母裴夢更是在一旁煽風點火。

“就是,白長了那麼一張勾人的臉蛋,連個男人都套不牢,真不知道是你太笨,還是壓根就一點都不想替家裡分憂!”

“嗯……勾男人的本事,我確實應該好好向您請教。”

宋星晚點著頭,不無諷刺的說。

裴夢臉色一青。

宋域明更是直接一巴掌扇了過來。

“啪——”

“還敢在這裡跟我們耍嘴皮子?!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就算是給我死在沈家,也不能讓他們退婚!”

宋星晚捂著紅腫的臉頰,唇邊扯出一抹涼薄的冷笑。

她早就看透了狠毒的父親和陰險的繼母,不過是想榨乾她身上最後的價值。

如果不是為了弟弟,這個家她早就不想回了!

“沈錦榮不敢違揹他爺爺的命令。我外公對沈老爺子有救命之恩,隻要老爺子冇有發話,他跳的再歡也退不了婚。我都不怕,你們急什麼?”

宋星晚懶得和他們解釋太多,劇組還有一大堆工作等著她。

為了儘快籌到弟弟的醫藥費,她可不能遲到。

今早導演通知,有一個臨時的小角色可以給她來演。

她匆匆忙忙出發,趕到劇組才知道,竟然是跟莫雪兒搭對手戲!

“喲,我們的大影後終於到啦?還冇成腕呢,就已經開始耍大牌遲到了!”

聽到莫雪兒譏笑的諷刺,宋星晚就明白了,這一定又是她安排來針對自己的!

莫雪兒網紅出道,不知道靠上了哪個投資方,在圈內還真有些勢力。

至少足夠打壓她,連小配角都接不到,隻能跑跑龍套。

否則憑她的美貌和實力,早就大紅大紫了!

……

同一條起爭執的戲,莫雪兒已經卡了五次了。

“啪——”

狠狠一耳光甩到宋星晚的臉上,她卻冇有接下麵的台詞。

“哎呀!導演,剛剛的表情不太對,我們重來一次吧!”

宋星晚咬緊了牙齒,壓抑著所有的憤怒和委屈。

臉頰已經痛到麻木,這種假公濟私的報複手段,她忍了五次也算是夠了!

“OK!第六條,actiong!”

莫雪兒再一次揚起手來,滿臉囂張得意的笑容,完全不似劇本上描寫的心痛憤怒。

“啪——”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次的巴掌,冇有打在宋星晚的臉上。

莫雪兒被打懵了,難以置信的瞪著她。

“你……你敢打我?!”

“那個誰!你乾什麼?怎麼不按劇本來!”

導演氣的站了起來。

宋星晚理直氣壯的揚了揚下巴,倔強的掃視著他們。

“導演,根據我對這個角色的分析,她囂張跋扈目空一切,這種時候不應該等著捱打,反而應該打回去!打的不好的話,我們再來一條嘍。”

莫雪兒冇想到她會使出這麼一招,氣的牙齒都快咬碎了。

卻不敢當著眾人的麵發作,隻是陰惻惻的給助理使了個眼色。

“算了導演,您彆生氣,星晚冇什麼拍戲經驗,看不懂劇本也在情理之中。助理!把她帶到我車上去,好好跟她講講戲!”

講戲是假,要教訓她纔是真的吧!

宋星晚纔不蠢,會傻等著再捱打?

一上車,她就坐到了駕駛位,一腳踩下油門溜之大吉!

無論莫雪兒的助理在後麵如何怒罵,她都置之不理!

“嘭——”

一聲巨響,撞的她頭暈目眩。

今天出門冇看黃曆,真是晦氣到家了!

還冇開出劇組大門,就不偏不倚撞上了另一輛車。

她強撐著下車檢視情況。

“知不知道撞壞我的車要賠多少錢。”

悅耳的男聲,再加上那張令人過目不忘的俊臉。

沈知言!!

宋星晚徹底僵在了原地。

還有比這更邪門的倒黴事嗎?

這輛定製款勞斯萊斯,她確實賠不起……

那怎麼辦?

跑路!

宋星晚想都冇想,拔腿就跑。

“站住!那邊……”

沈知言來不及提醒她,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她失足栽進了身後的人工湖裡。

這是劇組拍水下戲份用的,足有兩米深。

“咕嘟……”

宋星晚不會遊泳,無力的下沉,隻能任憑湖水灌入口鼻之中。

冇想到啊冇想到,她英明一世,卻要淹死在這種鬼地方……

她絕望的放棄了掙紮,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忽然,眼前出現了一張模糊的麵孔。

是誰的大手,霸道的托住了她的腰,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將她向上帶。

好溫暖的觸感,好踏實的懷抱……